小说:玻璃瓶/ 语凡(发表于文艺城)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语凡

<玻璃瓶> 语凡

 

一个玻璃瓶被抛下组屋一楼,啪的一声巨响,玻璃碎了一地,如一朵盛开的花,触目惊心。那是傍晚七点十五分,天色渐暗,街灯亮起之时。

 

虽然没有伤及无辜,却还是惊动了警察,以下是警察李上士长的笔记:

 

二楼住户是马来家庭,夫妻有五个孩子,一个七十五岁的母亲,七点十五分一家正在开心吃晚饭,老母亲说自己也被玻璃落地的巨响吓了一跳,她谴责随便抛物的人没有公德心,并说她知道三楼的人喜欢丢东西下楼。

 

三楼住一对老夫妻,孩子都已结婚,不和他们住。七点十五分时两夫妻正一起准备晚饭。女主人说,她们没有随便丢东西下楼,只是偶尔丢一点麵包喂一下鴿子,她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以后不喂就是了。对了,七点多时她听见楼上的人在吵架。

 

四楼住六个中国来新加坡工作的客工,他们是租客,房东把整间组屋租了出去。六人中当时只有两个在家,四个还没下班。他们正在洗澡,打扫卫生。没有吵架。也不知道有人抛玻璃瓶下楼。当时听见楼上有人在大声唱歌。

 

五楼住了一家四口,七点刚吃完饭,正在唱家庭卡拉OK。因为疫情没法去KTV唱只好买一套在家里唱,他们说没有唱很大声,而且九点多就会停,不会吵到邻居。

 

六楼住一个单身老人,只会说福建话和一点华语。老人平常捡破烂加上一点政府义工帮忙,一屋子的杂物堆满,连走路都困难,也发出阵阵臭气。走廊也有一些杂物,已告诉他不能把杂物放在公共走廊,也已帮他把杂物搬进屋里。老人不记得七点钟自己在做什么,只是说楼上的人走路很大声。

 

七楼住印度家庭,一家三口,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七点十五分他们出门用餐,庆祝孩子的生日。他们说,从来走路就不会大声,女主人说:”我们都是有教养的人”。但他们说楼上的人走路才大声,而且经常打麻将到深夜。

 

八楼住了一家四口和两个马来西亚来打工的租户,作笔录时四个大人正在打麻将,两个孩子正在一面做功课一面看电视,七点多时他们也在打麻将。“我们打的是健康麻将,没有赌钱,而且也很小声。孩子也要上课,哪会大声吵他们?”

 

九楼住一个单身男子和他的男性朋友,养了八只猫,两只狗,七点多时正在喂毛孩子吃饭。“我们有喝罐裝啤酒,没有喝瓶裝啤酒。把瓶子丢下楼真的很Grazy”他们说。

 

十楼住一对老夫妻和他们两个孙子,一个两岁,一个三岁,他们的孩子有事出国,把两个孩子放在爺爺家住几天。七点钟时他们喂孙子吃饭,忙得不可开交。

 

屋顶阳台有铁门锁着,闲人无法上去,听说有野猫出没,不过上去看时,什么也没有,只有很美的风景和夜色。

 

作完笔记已经晚上九点半,回警局路上又听到有人报警,同一座组屋晚上十点,有人把一个酒瓶拋下楼。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语凡

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