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园春日踏莎行 

小园春日踏莎行 

(一)樵子小园

樵子居家小院辟有园圃,闲时畦边豆瓜棚架下,把卷读书,时有虫声入耳,生活悠然闲适十分惬意,其诗作【一剪梅-小园】有精彩描绘:

竹破围篱作小园,瓜蔓绕栏,豆蔓绕栏。一泓清渠细潺潺,新蕊初妍,新绿如烟。

芳浓随风香去远,绿意盎然,翠意盎然。嫩芽含露叶含嫣,蝶恋花间,人醉花间。

我理解的瓜蔓豆棚,说的是用竹木搭成棚架,供蔓生瓜豆攀附生长,夏日更是纳凉佳处。从文字寓意上,瓜棚豆架亦指与世无争的寻常人家之闲淡生活场景。

清朝就有几位文人,不约而同以此入诗抒怀,郑板桥诗云:“一听春雨飘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王渔洋亦云“豆棚瓜架雨如丝”。周再勋有诗云“溪阴雨足桔槔声暂歇,翠畦瓜豆已成行”。这纍纍瓜豆满溢着生命的芬芳,绿蔓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满眼葱茏,俨然一幅淳朴闲适的田园生活。

齐白石亦在其住所院里种有丝瓜,常以几笔勾划,画上几根绿绿丝瓜,瓜蒂上犹有小朵欲开未开的黄花,其九十多岁时的水墨小品《子孙绵延》题跋:“新种葡萄难满架,复将空处补丝瓜。” 据说这‘丝瓜’谐音“思挂”,表示思念和牵挂。

当代文人林语堂亦有诗云“稚儿擎瓜柳棚下, 细犬逐蝶柳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 唯我空余两鬓风”。从字面上理解,这是一幅生动的家居生活情景,画面上小孩在柳棚树下,摘瓜嬉玩;小狗奔跑在栽满柳树巷子里追逐蝴蝶;看这人世间洋溢着繁华热闹的欢声笑语,只有我空留两鬓风霜。据文学研究学者分析,其实这是一段字谜提示,原来稚儿加上瓜字即是‘孤’,犬逐蝶则为‘独’字,合在一起就是“孤独”,文人别有心思,把这份孤独暗藏起来,待人去发现挖掘。

樵子在畦边瓜豆棚下,日里读书,逐行如溪流,汩汩地滋润着心田。在夜里,聆听着此起彼落的虫鸣,时而低沉婉转缠绵幽怨,时而高亢清越嘹亮热切,宛如一首悠扬动听的秋曲,确如杨万里诗云“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二)樵子三首春词

承蒙樵子兄邀请赏读,笔者厚脸斗胆就来瞎扯几句交差,如有错解,还请见谅。

(1)《踏春》:二月芳菲杏花天,踏青寻春意兴然。溪前折柳钓春水,船头煮茶浮轻烟。细犬扑蝶花丛里,小囡斗草阡陌间。年暮偏爱小儿顽,倒骑牛背放纸鸢。

二月芳菲杏花天,踏青寻春意兴然。

杏花绽放一般是在三、四月之间正值春季,故而古代诗人将之称为杏花天。樵子何不妨把诗句改为‘三月芳菲杏花天’,大家或也联想到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不管二月三月四月都是迎春踏青的好时节。

郑板桥的《春词》就是这样描写的:“春风,春暖,春日,春长,春山苍苍,春水漾漾。春荫荫,春浓浓,满园春花开放。门庭春柳碧翠,阶前春草芬芳。春鱼游遍春水,春鸟啼遍春堂。春色好,春光旺,几枝春杏点春光。春风吹落枝头露,春雨湿透春海棠”。

溪前折柳钓春水,船头煮茶浮轻烟。

樵子的“溪前折柳”,确非唐诗宋词常说的“灞桥折柳送别”,而是为了‘钓春水’。宋朝诗人林洪也折柳,但却另有他意“湖边杨柳色如金,几日不来成绿阴。折得柔条入城去,教人知道已春深”。这“折柳钓春水”,春水竟然可钓,确是妙句;笔者想起台湾张晓风的一篇散文,也有类似描写文字:“柳丝条子惯于伸入水中,去纠缠水中安静的云影和月光,它常常巧妙地逮着一枚完整的水月,手法比李白要高妙多了。”

既然有溪前折柳,便得有船头煮茶来对句,明朝的徐渭也特别喜欢喝茶,他说:“茶,宜精舍、云林、竹灶、幽人雅士,寒宵兀坐,松月下,花鸟间,清白石,绿鲜苍苔,素手汲泉,红妆扫雪,船头吹火,竹里飘烟”。如此一来“船头吹火竹里飘烟”再加上汲泉可煮茗,岚烟滟潋水色里,飘来阵阵茶香,把卷行吟,清谈古今,何尝不是人生雅乐逸事。

细犬扑蝶花丛里,小囡斗草阡陌间年暮偏爱小儿顽,倒骑牛背放纸鸢。

樵子前二句有点取意林语堂“稚儿擎瓜柳棚下, 细犬逐蝶柳巷中”的味道。看来樵子这次踏春郊游,携家带口,既有与爱人折柳钓春水,泛舟品茶;还有岸上细犬扑蝶、小囡斗草、以及顽儿倒骑牛背放纸鸢,其乐也融融。诗绪一时间,从文艺调调的诗情画意,回到现实生活家庭温馨一幕,让人羡慕。

(2)《春日偶成》:薰风染新绿,阳春踏莎行。撷英插短鬓,枕石卧长亭。山空听天籁,林静闻鸟鸣。情系白云游,野旷爱晚情。

风和日丽的春日景色,即使像宋朝理学家程顥这样道貌岸然的学者,也不忘抽闲留下一首《春日偶成》“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走出做学问的书斋,抒发了踏春的愉快心情。我确实也好奇,来看看樵子怎么写《春日偶成》。

薰风染新绿,阳春踏莎行。

诗句描写春天的暖风把大地染绿,这“踏莎行”乃词牌调名,本意就是歌咏古代民间盛行的春天踏青活动。前句源自辛弃疾的《小重山》“倩得薰风染绿衣。国香收不起,透冰肌”,原意是用来形容茉莉花。“薰风”是指春末夏初刮起的东南风,温暖和煦,选用“倩”字,仿佛把“绿衣”看成是借助春风而染就,遍及田野坡头。这时来踏春,趣味嫣然。

撷英插短鬓,枕石卧长亭。

春游少不了撷英插短鬓,宋人有诗云:“却折花枝斜插鬓,薰风时送芰荷香” 。还是蒋捷 《霜天晓角》更为直接:“说与折花人道,须插向、鬓边斜。” 意思是:告诉折花的人,要把好花,插在鬓发旁边。

次句与前句比兴,即枕石对撷英,卧长亭对插短鬓。即在春游时,女仕撷英插短鬓,男同志则选择在长亭随性枕石而卧。典故出自《世说新语》的一段对话:“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譬喻过着隐居的生活。苏州拙政园的楹联就有‘俯水枕石游鱼出听’及‘临流枕石化蝶忘机’之句。

山空听天籁,林静闻鸟鸣。

诗意可追溯王维的《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以及王籍的“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寂寥野青林深,空山听鸟鸣,涧声淡静,自是绝妙天籁。

情系白云游,野旷爱晚情。

这“情系”是指对某个事物很牵挂很痴迷,诗人心随白云无拘无束畅游,也喜欢在旷野里看晚霞。次句‘野旷’自然有孟浩然“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寂静深幽。爱晚晴(情?)或许诗意源自李商隐的“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人们常在赞赏“晚晴”的同时,对它的匆匆流逝,感到惋惜与怅惘。然而诗人用“爱晚晴”及“重晚晴”,或可理解为一种分外珍重与爱惜美好而短暂的事物之情感,表达出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3)《踏莎行》:陌上新绿,桃花初绽。微微薰风拂人面。蛱蝶款款照溪水,子规隔叶恰恰啭。柳舞纤纤,牧笛声慢。杯残慵懒抛书卷。簪花庭院鬓染香,呢喃梁间栖双燕。

陌上新绿,桃花初绽。

诗人描写:春来了,阡陌田野大地染就一片新绿,河岸上的桃花粉妆初绽,有点像黄庭坚的“小桃灼灼柳鬖鬖,春色满江南”,形容桃花盛开,垂柳依依,春天已经到来了。

微微薰风拂人面。蛱蝶款款照溪水,子规隔叶恰恰啭。

首句:这温暖春风吹拂人面,让人着迷,就如南宋林升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次句:蛱蝶款款照溪水。少不了杜甫的“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的境界。最后的‘啭’字,是形容鸟儿宛转鸣叫声不绝于耳。譬如庾信《春赋》“新年鸟声千种啭”,王维“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樵子在这里描写子规(即杜鹃鸟)隔着树叶在‘恰恰啭’,用词巧妙。冯梦龙则说“其声如新莺巧啭,呖呖可听”。

柳舞纤纤,牧笛声慢。

纤纤即形容小巧或细长而柔美,唐朝孙鲂诗云“春风多事刚牵引,已解纤纤学舞腰”就是这样形容杨柳翩翩起舞,连牧笛人的吹奏因分神而缓慢了下来,

杯残慵懒抛书卷。簪花庭院鬓染香,呢喃梁间栖双燕。

这时段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渐觉慵懒,没了心思,且把书卷旁抛;戴上簪花头饰,细步穿过庭院,鬓脚染香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抬头便看见两只燕子,在屋梁上呢喃声声。这画面如同五代刘兼《春燕》的诗句“多时窗外语呢喃,只要佳人卷绣帘”。或学学欧阳修“卷绣帘,一霎雨添新绿…看燕拂风檐,蝶翻露草,两两长相逐”。来,我们春游踏莎行去。

写于2021年1月19日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5 / 5. 点赞数: 3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薛依云

新加坡文艺协会副秘书(2019~2021),理事-研究&展出(2021~2023)。南洋大学第十八届(1977年)政府与行政系毕业,曾任港台日企人力资源经理,中外合资工厂总经理,美资高科技上市跨国集团高管(总监/副总裁)派驻中国多年,现任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已出版著作有
(1)六弦诗散文集(与何惠禄/王慧娥合集-1975年)
(2)坐看云起时(生活随想录 -2015年)
(3)临窗揽翠(历史文化的思考-2015年)
(4)松月听涛(读诗词笔记-2015年)
(5)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文化散文-2017年)
(6)狮子图腾与新加坡的前世今生(文史论集-2018年)
(7)水仙与手鼓:献给郁达夫(文学随笔- 2019年)
(8)欵乃一声山水绿(文学随笔/论文-2020年)。
拟将出版(9)坐望集(文学随笔/论文-20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