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遣唐使留存书法所蕴含的宝贵文化信息

 试探遣唐使留存书法所蕴含的宝贵文化信息

(一)中国发现遣唐使吉备真备所写墓志或为真迹

两周前的岁末,有则新闻说2013年在洛阳出土发现的一块唐朝墓志铭碑石落款“日本国朝臣备书”,后为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所收藏,历经六年的甄别梳理和研究考证,在2019年12月27日发布新书《日本国朝臣备书丹 褚思光撰文 鸿胪寺丞李训墓志考》,向世人公布研究成果,确认“日本国朝臣备”的“朝臣备”就是日本奈良时代的著名遣唐使吉备朝臣真备(694-775年)在唐朝留学期间的名字,这发现使得唐代中日关系史、遣唐使、中日书法史及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领域获得填补空白的全新史料,一时之间,引起中日学界与媒体的热烈转载和讨论。

日本媒体用的标题是“中国发现遣唐使吉备真备所写墓志或为真迹”,对这实物间接印证了,早在公元734年确曾有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以日本国名留下字迹,流露出按捺不住的欣喜。

四川大学王瑞来教授更进一步介绍‘朝臣’这一日语之日本户籍等级册封姓氏的由来,即在日本天武十三年(公元684年)制定的八色之姓,佐证其史实关联性。另有中国学者对李训墓志的真伪表示尚待进一步考究,其中直接质疑的观点是认为“日本国朝臣备”这一署名,不符合当时行文规范,包括“俻”字的使用为相对少见的异体字等等云。亦有学者提到在享保十三年(公元1728年)于日本大和国宇智郡大泽村(现奈良县五条市大泽町)发现的吉备真备之母”杨贵氏墓志”,可与这新发现的李训墓志(若视为吉备真备传世的唯一亲笔),两者之间作具时代意义的对比研究(虽然日本史学界也有对”杨贵氏墓志”真伪低调存疑)。

从时间点来说,遣唐使吉备真备是在唐朝开元二十二年11月20日回到日本,他离开长安的时间约在9月末,而负责外事的鸿胪寺长官李训死于6月20日,吉备真备在华十八年,为交情非凡亦师亦友的领导书写墓志,可能是他离开长安前要做的最重要一件事,正如阿倍仲麻吕离开长安时,有李白、王维等诗人赠诗道别的情景。

(二)‘书丹’意与书法传承解读

深圳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在其新书及研究成果报告中,用的标题是《日本国朝臣备书丹 褚思光撰文 鸿胪寺丞李训墓志考》,笔者注意到他特别运用了‘书丹’而不是单词‘书’,藉此我们了解到碑铭墓志制作一般上得经历四个程序,即(1)篆额:即题篆文在碑额上,(2)撰文:立碑撰文即为铭(这里特指是褚思光),(3)书丹:就是在石头上进行书写,一般上是以朱砂直接将文字书写在碑石上,也可理解为用书法体刻在碑石上,也即朝臣备所做的事,(4)刻文:指最后刻文字于碑石上的工匠活。

 

研究人员发现的吉备真备所写墓志(资料图)

(1)日本的气贺泽保规教授-唐代史研究权威(东洋文库研究员、明治大学东亚古代石刻研究所所长)在一番研究后,认为朝臣备的字体深受初唐书法名家褚遂良(596-658年)的影响。

(2)而身为书作者的中国学者阎焰则认为,唐代是个书法大家云集的时代,不能仅凭墓志上现有的字迹,就简单断定是受到某一特定流派或某人的影响。他认为朝臣备的书体是典型的唐楷,并具有魏碑趣味,由此可见他已融会贯通多家楷体特长,并形成自己独有风格,也就是说朝臣备的书法在当时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名字中有两个‘备“字的遣唐使吉备真备,应该对“备”字不会掉以轻心,但他为何不选择正统‘備’的写法,而是采用简化的‘俻’字,这看似有点接近今天的简体字,以致引起大家时空的错觉。且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经特地挑选唐代著名书法家“俻”字的五个样本,来看当时的草书与楷书交替的时尚痕迹,期间跨度近二百年。

褚遂良书写于唐永徽元年(650年)的《樊兴碑》现存陕西三原城隍庙。

 

 

 

  虞世南(558~638年)   欧阳通(625~691年)  李邕(678~747年)

《王训墓志》撰写时间为唐大历二年(767)

 

 

也有学者研究提到吉备真备在唐期间,曾向草圣张旭(685~759年)学过书法,特也抽样选录其《郎官厅壁记》作有趣对比如下。(唐朝开元二十九年即公元741年立碑,陈九言撰文,张旭书)。

也有对书法内行的文友指出:“看字体,更接近六朝的董美人,苏慈那一路”,笔者做了搜索,得悉(1)《董美人墓志》刻于隋开皇十七年(597年),(2)《苏慈墓志》刻于隋仁寿三年(603年),研究学者共识评论是:其脉络师承北魏,开大唐新风,布局平正疏朗整齐缜密,结构恭正严谨骨秀肌丰,笔法精劲含蓄淳雅婉丽。

董美人墓志

其实近代在不同地方发现的同代墓碑还有(3)《巩宾墓志》刻于隋开皇十五年(公元595年),(4)《龙山公墓志》刻于隋开皇二十年(600),(5)《赵韶墓志》刻于隋仁寿元年(601),(6)《张贵男墓志》刻于隋大业二年(606年),(7)《秘丹墓志》刻于隋大业二年(606年)以及(8)《梁环墓志》刻于隋大业六年(610年)等等,为大家所熟知。确实唐初许多书法家,很自然地取法前朝书体,并开启后来大唐新风。前来学习达十八年的遣唐使吉备真备亦步亦趋,免不了也追求潮流时尚。

(三)‘俻-备’字体演变与文化寓意

我们再看‘备’这常用汉字的历代演变,它最早见于商代甲骨文(古体字电脑无法显示),本义指箭袋,引申指具备和完备。加上人字旁为‘備’,本意是谨慎,特指有所戒备而引申为准备。整合后也有完全、周遍的意思,如:完备,备受欢迎。又包含具有即具备,同时引申为配置如装备。在书法上后来楷书吸取草书的简化体为“俻”,近代“俻”去掉“亻”便成“备”,遂使形声旨意全失,成了结构上不可分析的记号。 

笔者也关注到‘備-俻-备’在日语中的使用习惯,查证了日本朋友,发来了当前小学课本(见下图),还在使用繁体的‘備‘字,其解读和汉语一样有‘准备完备’的意思,还注明人体“背负”(承载功能)的象形寓意。(据悉当前日本小学六年课程编排,必须学习1006个汉字,老师还分配学生每天有汉字抄写作业。)

吉备真备名字中有两个‘備’字,他的一生:既‘承载’显耀家族威望的责任,后来作为遣唐使,更赋予‘传承’唐朝文化的国家责任,实际上他全方位也做到了。

(四)奈良唐物:吉备书法遗墨与佛教东传

日本学术界一直表示对没能在日本的本土发现‘吉备真备’的书法真迹而感到莫大遗憾。

笔者搜索日本近年《奈良天平时代-中国唐物展览》的网络资料,发现一幅标题《伝吉备真备行书》(见下图),只是不知真伪。这幅不完整的轴帖,右上首有吉备大臣,下端右侧为‘故园东望’和左则为‘切物’等字样,其下居中是一个类似‘古琴’的闲章图纹。

《伝吉备真备行书》

展品有傍注书写于中国唐代天宝年间,对比即公元742~756年。当然明眼的读者也会猜到诗句“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还有下句“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那是边塞诗人岑参(715~770年)的名篇《逢入京使》,他时为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成员,于天宝八载(749年),第一次远赴西域,告别了在长安的妻子,策马踏上漫漫征途有感而写,其中思乡之情与渴望功名之情,一亲情一豪情,交织相融,真挚自然,感人至深。

据记载岑参于天宝十一年秋(公元752年)自安西回京述职,相邀高适、薛据、杜甫、储光羲等同僚诗友出城郊游,来到慈恩寺,见宝塔巍峨俊逸,拾级而上,触景生情,遂吟诗唱和以助兴:高适首唱作,岑参遂再作《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极有可能与当年(752~753年)吉备真备刚好作为遣唐使副使二访长安,或曾在外事场合或文化聚会相识或重逢,拜读这首诗作深为喜爱,或留墨抒怀,或祝愿美好友谊离别后思念的手物。

但基于画轴上有注明“大臣”字样,而吉备真备是在天平神护二年十月二十(即766年11月26日)到宝龟二年三月(771年3月)才被封为“右大臣”。看来这或是后来官员整理入库时添加上的,而书法则可能是原迹。

日本正仓院收藏的“中国唐物”享誉世界。至于“唐物”一词,最早记载见于《日本后纪》恒武天皇大通三年(808年),正仓院始建于八世纪后半叶,保留了迄今为止种类最丰富、最全面且最有价值的唐代艺术品,包括衣物、乐器、家具、兵器、茶具、佛具等各种宝物9000多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学者傅芸子多次进入正仓院,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之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正仓院陈列物以圣武天皇遗物为基础,这位笃信佛教、热爱大唐文化的天皇,渴望将当时日本的首都平城京,打造成一个像长安的政治文化中心。除了圣武天皇旧藏外,正仓院还收藏了皇室捐赠、重臣比丘等进献以及亚洲各地来的宝物。来源一为唐代传入日本的中华精致文物,二为经由中国传入日本的西域文物,三为奈良时代日本仿制中国文物所制成的物品。

《唐物》还有一幅题为‘吉备么’的古写经帖。

吉备名字之下加个‘么’字,看似无解,因为它不像是有违情理场合的‘公’字,而吉备亦非家中老幺,但接连旁注‘一切智始’及书帖文字与经文相关,再查阅新华字典,笔者猜想或含‘么道’的简化语境,意思是‘如此说、这样说’,用现代词语即‘如是说’,接近的典故可参阅后来宋朝陆游 《送佛照光老赴径山》诗:“御香霭霭云共布,法音浩浩潮收声。报恩一句作么道?常遣山林见太平”。‘吉备么’或是‘吉备如是说’(?)。

至于书写经文或是《金刚经》。这‘金刚’取其‘坚、利、明’之意,亦即观智:照见一切法的智慧。而‘一切智’指的是圆满之真实智慧,也即‘般若波罗密’(梵语,意思是圆满之观慧)。它可以彻见一切凡情妄相,‘始于菩萨菩提心,以善根修行’,指的是一切菩萨戒其根本为菩提心,若无菩提心种子,其余善根何以增长?

吉备真备在公元752~753年作为遣唐使的副使二访大唐,并说服鉴真法师同船东渡日本。鉴真大师及其弟子对日本佛教影响重大,并作了巨大贡献,鉴真大师在日本受到崇高礼遇,例如天皇将最高僧位“传灯大法师”授予鉴真。二是将唐朝的建筑、雕塑艺术传到日本,特别是在雕塑艺术方面,逐渐形成了著名的“唐招提寺派”。三是将汉语言文学及书法传到日本,使日语中长期保存着唐音。四是作为名医的鉴真,东渡时带去了许多药物,这对日本医药学产生了很大影响。

再说说唐朝与佛教的渊源。其开国皇帝李渊出身士族世家,其妻独孤氏笃信佛教,虽然隋唐制度一脉相承,但与前朝不同的是李家政权的先祖是道家之老子李耳,道教大有凌驾佛教之上的趋势,但诸代帝王亦在儒佛道之间取得了平衡,尤其是遣唐使兴旺的武则天、唐代宗、唐德宗、唐宪宗、唐宣宗时代,特别是唐高宗尊崇玄奘法师,深知佛教在中国社会各个层面的力量不可低估,而武则天借佛篡位。

到了公元729年,唐玄宗将注意力转移到打击官办的寺院,有诏令要求每隔三年对僧尼造籍,相关文件要一式三份:一份送朝廷祠部,一份送鸿胪寺,一份当地州县保存。到了公元736年,唐玄宗再诏令,将国家管理佛教事务的权力,重新归于鸿胪寺,而这正是吉备真备所在的机构部门,长期耳濡目染而深受陶冶。

其实日本在“大化改新”后,佛教便成为以天皇为首的日本统治阶层的官方宗教。日本积极、主动、全面地学习和移植唐朝文化,比如统治机构、赋役制度、法制法令等,都是以唐朝为基础。日本把遣唐使作为国策,不断派使者赴唐朝学习,特别是从第六批遣唐使起,完全以学习唐朝的文物制度为目的,此外另设“学问僧”“请益僧”“还学僧”,主要目的就是学习和传播唐朝的佛教。

(五)吉备真备学习草书及深爱音乐对片假名创字的启发

吉备真备在唐朝学习整整十八年(717~734年),所修课程包罗万象,包括经学、史学、音韵、佛学、算学、音乐、法律、兵法、建筑、天文、历法、围棋、书法等等。他学习有成,算是个少有的全才型人物,回国后一度受到天皇重用,对唐文化的移殖与普及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吉备真备时任右大臣

中国学者指出:日文“假名”源于唐代“乐谱”与“草书”。

中国学术界普遍认为:日文的假名(主要是片假名)是源于盛唐时代的乐谱(即燕乐半字谱),以及在汉字草书基础上加以简化而成。遣唐使把唐代乐谱符号和书法中的草体夹杂在木牍文字中,这在藤原宫遗址和平城宫遗址木牍上的文物出土就是例证。我们也可从唐代乐谱如《上代木简资料集成》看到了这种交叉现象,即乐谱中的谱符多为片假名,尤其是盛唐时期曹柔发明了“减字谱”,将原来的文字谱简化,譬如当时宫廷即采用“燕乐半字谱”如“亻”、“阝”、“彳”之类的汉字偏旁记录乐谱。由于这种谱符是汉字偏旁,容易书写,遂成后来日文片假名创立的依据。从总体上看,汉字是日文产生的母体,日文构成中的各个部分均由汉字衍化而来。

在武则天时代,这些乐谱被整理成《乐书要录》。由于吉备真备精通音律,自然认识并能演奏燕乐半字谱。他回国时向天皇献上了书籍含音乐书(乐书要录》十卷,其内容有“辨音声,审声源” “七声相生法”“论二变义”“论相生类例”、“论三分损益通诸弦管”“论历八相生意”“七声次第义”“论每均自立尊卑义”、“叙自古书传论声义”“乐谱”(以上为第五卷);“纪律吕”“乾坤唱和义”“谨权量”“审飞侯”(以上为第六卷);“律吕旋宫法”“识生律法”“论一律有七声义”(以上为第七卷)。乐器含(铜律管、铁如方响、写律管声12条)等等。遣唐使期间中古琴音乐被大量传入日本,含各种琴谱、琴书、琴器。据佐世在奥所辑《日本国所见书籍目录》曾著录当时库藏,包括晋孔衍撰《琴操》三卷,唐赵耶利《琴法》《琴录》《琴叙谱》《琴用手法》各一卷,《杂琴谱》百二十卷,《雅琴操》和《弹琴用指法》各一卷,还有中国失传的唐人写本古琴谱《碣石调-幽兰》谱等等。

学术界中有种说法猜测吉备真备在教学时,可能首次将燕乐半字谱中的谱符用来记录日语语音;或者他是受‘燕乐半字谱’的启发,用汉字楷体偏旁记录日语语音,遂成为片假名之开端。在他的大力倡导和影响下,最后完善并定型为日文的片假名,在遣唐使延续两百年后的九世纪开始,日本有了自己的正式文字。

  

(江户时代的哥川国芳(1798~1861年)画的《吉备大臣》

唐人繁复华丽的服装与吉备真备的黑色形成鲜明对比牡丹审美在很长的时间里影响着日本的服饰文化)。

吉备真备在晚年毅然辞官还乡,时而屹立‘小田川’清流畔巨岩上,弹琴低吟,追思缅怀伴随他前后度过十八个春秋的文化名城长安,在恬静山野中度过余生。这方饱含历史灵性的巨岩,至今犹在,被称作“弹琴岩”。为了纪念吉备真备,当地町民至今仍珍视每年两次隆重的传统节日:(1)仲秋明月之夜,举行“弹琴祭”,在‘小田川’河畔的弹琴岩上鼓琴吹箫,深情歌吟;(2)在盛夏之际举行“遣唐使行列祭”,人们身着唐朝服装,扮作遣唐使节,排成逶迤长队行进,十分雄壮威武。 

历史从未消失,它只是存在于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或者某些选择性的记忆里。

写于2020年1月10日

 

备注:本文收录在作者于2020年12月出版的新书《欵乃一声山水绿》,同类文字还有 (一)唐朝墓志铭留字与日本国朝臣备书 (二)遣唐使中有‘朝臣’封号为名之史料补(三)唐诗映照下的遣唐使之中日文化交往。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5 / 5. 点赞数: 8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薛依云

新加坡文艺协会副秘书(2019~2021),理事-研究&展出(2021~2023)。南洋大学第十八届(1977年)政府与行政系毕业,曾任港台日企人力资源经理,中外合资工厂总经理,美资高科技上市跨国集团高管(总监/副总裁)派驻中国多年,现任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已出版著作有
(1)六弦诗散文集(与何惠禄/王慧娥合集-1975年)
(2)坐看云起时(生活随想录 -2015年)
(3)临窗揽翠(历史文化的思考-2015年)
(4)松月听涛(读诗词笔记-2015年)
(5)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文化散文-2017年)
(6)狮子图腾与新加坡的前世今生(文史论集-2018年)
(7)水仙与手鼓:献给郁达夫(文学随笔- 2019年)
(8)欵乃一声山水绿(文学随笔/论文-2020年)。
拟将出版(9)坐望集(文学随笔/论文-20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