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发布《欵乃一声山水绿》

《欵乃一声山水绿》

薛依云第七本文集

新书发布会:2020年12月19日

(一)

序:一部洋溢诗情画意的文集

陈荣照

(北京大学东方学研究院研究教授,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青年书局《亚细安现代华文文学作品选》总编辑)

这部洋溢着诗情画意的文集由四个单元组成,卷一散文随笔,卷二舞文弄墨,卷三遣唐使系列,卷四唐诗宋词与丝竹管弦,而全书的精髓是贯串全集的诗词赏析。

作者薛依云对唐诗宋词情有独钟,书名就用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的诗句。卷一写作者退休后闲逸潇洒的生活,对亲人的怀念,与友好共游名山胜水,或赋诗酬唱。以充满诗意的辞句,配合精美的图片,融情入景,物我两忘,体悟生命的幸福与人生哲理。如《雪花寂寂,心中有歌》强调雪中翠竹高雅自洁的身姿与顽强不屈的气节,以为自勉。又如通过蒙古贤相耶律楚材的诗句:“凝然心是白莲花”表露放下世道无常的是非得失,而达致空灵超脱的心境。

卷二有对闪小说的评介,读诗词的情趣,赞誉艺术家的风骨,诗人吟唱的新加坡,华人下南洋的浪潮,甲午战争,中国一带一路对周边国家的影响等。作者指出,王老43 4的闪小说以素描的手法与锐利的文字,揭露光怪陆离的社会百态,刻画人物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精辟的结尾,激发读者的反思,令人回肠荡气。给予王老很高的评价,可惜没有略为介绍他的生平。

依云赏析诗词,细致入微,如《诗词境界的一观一看之际》就对诗句中运用“望”与“见”,或“观”与“看”个别单字所衍生出的意境美感和哲学情怀,进行透彻的剖析,让读者领悟诗词深层的意趣。而对诗人的官职与职业生涯的探索则有助於对诗人较全面的认识。

作者写著名画家徐悲鸿,除了讲述他在新加坡的阅历,更侧重在写画家对一幅古画的珍惜和爱护,画家对称为“悲鸿生命”的〈八十七神仙卷〉,付出全副生命的热忱,在颠沛流离的艰难生活中,一直携带在身,失而复得,几经转折,最后由徐夫人廖静文捐献给国家。全文凸显了画家爱国爱画的高雅风骨。

反映历史的作品有晚清外交家黄遵宪(1848-1905)的《新加坡杂诗十二首》和南国诗宗丘菽园在光绪廿一年(1895)写的《星洲诗》吟咏狮城当年的盛景。《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分析清朝末年出现移民潮的因素,描绘闽粤妇女如“红头巾三水婆”,“客家琉琅女”和“顺德妈姐自梳女”为生活打拼的感人画面。

卷三是中国河南省洛阳在2013年发掘日本遣唐使吉备真备(695-775年)所书写的李训墓志铭碑石,而引发作者考究日本奈良时代遣唐使史迹的一系列论文。李训是当时接待外宾的鸿胪寺长官,他逝世后,秘书丞褚思光撰写了一篇328字的墓志铭,碑石上手书者落款“日本国朝臣备书”。日本明治大学东亚古代石刻文物研究所所长气贺泽保规教授推测书写者可能是日本奈良时代派往唐朝留学的吉备真备,并谓其字体深受初唐书法家褚遂良的影响。碑铭目前由深圳望野博物馆珍藏,馆长阎焰的专著《日本国朝臣备书丹褚思光撰文鸿胪寺丞李训墓志考》,对墓主李训,撰写墓志铭的褚思光,和手书者吉备真备都作了深入的考证和探索,他认为碑文的字体是典型的唐楷,并具有魏碑的韵味。日本学术界一直表示对没能在日本本土发现吉备真备的书法真迹感到遗憾!

吉备真备是日本在唐代派到中国学习的遣唐使。从公元七世纪末到九世纪,大约二百六十多年间,日本共派了十几次遣唐使,到中国学习政治体制、文化、文字、宗教、技术等。公元717年日本派出的五百五十余人的第九次遣唐使团队,就包括22岁的吉备真备和19岁的阿倍仲麻吕。这些留学生都可以参加科举考试,只有阿倍仲麻吕一人考中进士,并被任命为辅佐太子钻研学问的老师。历仕玄宗、肃宗、代宗三朝,担任秘书监兼尉卿等职,长达 5 4年之久。他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叫作晁衡,他性情豪爽,接交了不少著名的文士,如李白,王维和赵晔等。近年来,中日两国在西安和奈良分别建立纪念碑,纪念这位为中日友好事业作出贡献的人物。

吉备真备在唐近十八年,他研习中国的经史、佛学、音韵、兵法、法律、音乐、天文历法和建筑等多门学识,归国时,还带回日本《唐礼》130卷,《大衍历立成》12卷,《乐书要录》10卷和《东观汉记》等重要典籍,教导学生五经,三史。他在教学时,受唐代乐谱“燕乐半字谱”的启发,以汉字楷体偏旁记录日语语音,在他大力倡导下,最后完善定型为日文的片假名,日本才有自己正式的文字。为了纪念吉备真备将唐文化传入日本的伟业,1986年日本友人耗资在西安修建“吉备真备纪念园”。

卷四是通过诗词介绍丝竹管弦乐器,包括古琴、琵琶、箜篌、古筝、箫、笛、钟鼓和胡琴。自古以来,诗歌与音乐的关系密切,诗人一般都有音乐素养,他们将丝竹管弦之声与诗词融为一体,表达丰富的思想感情,或慷慨激昻,或婉约柔美,或抑扬顿挫,或闲逸幽深,无不令读者悠然神往!作者指出唐代有三首表现音乐非常出色的诗,即韩愈的《听颖师弹琴》,李贺的《李凭箜篌引》和白居易的《琵琶行》。这三首诗分别描绘了琴、箜篌、琵琶三种乐器,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

作者对各种乐器的起源,流派与发展,都有精审的考据。对乐器的形制结构,音声内涵也有详尽的说明。例如作者说:琴乐在整个中国音乐结构中属於具有高度文化属性的一种音乐形式,它作为传统社会的音乐与礼制文化,杂糅了儒家与道家思想,淡和清雅就是琴乐所标榜和追求的审美情趣,另外,“味外之旨,韵外之致,弦外之音”更是琴乐深远意境的精髓所在。

唐代吟琴诗的代表作有王维的《竹里馆》:“独坐幽簧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四个诗句,拆开来看,平淡无奇,但结合起来,却酿造了一个清幽绝俗的意境,也透露了诗人安闲自得,尘虑皆空的心情。这种平淡自然的诗歌风格,和琴曲清淡高雅的韵味,相辅相成,融合成一股特殊的情境与艺术魅力。

除了古琴,唐诗吟咏最多的乐器是笛。如著名诗人王之涣的《出塞》:“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首诗描绘了宏伟壮阔的边塞风光,也抒发了戍边士卒强烈的哀怨。羌笛所奏乃《折杨柳》曲调,折杨柳送别,是唐代盛行的风习,悠扬笛声,自然勾起了征夫的离愁别绪,悲壮苍凉的诗意,耐人寻味!

唐诗写钟声的也不少,脍炙人口的名作是张继的《枫桥夜泊》:“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写在科 举考试落第后,回乡途经苏州,夜泊枫 桥舟中的清幽情景。诗人卧听古刹钟声,在万籁俱寂中格外清越悠远,仿佛一下下敲在不眠旅人的心上,掀起了羁旅之愁。钟声是全诗意境的灵魂,声象并茂,富有神韵,因而千百年来,传诵人口。

综上所述,可见这部文集内容多姿多彩,作者将历史、文化、文学、哲学、艺术、音乐、熔於一炉,结合自然风物,以洋溢诗情画意的语言表述;分析诗词,清晰明瞭,颇多胜解,补遗与参考资料则有助於进一步了解所探索的课题。相信此书会获得读者们的喜爱。

(二)

《欵乃一声山水绿》前言

薛依云

书名《欸乃一声山水绿》借用唐朝柳宗元诗句“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随诗句呈现我们眼前的是幅高远悠然的情景,在烟消云散,旭日初升时,四周不见人影,寂静中隐约听到摇橹声响,而有见青山绿水之喜。这‘欸乃’是拟声词,原是摇橹时与轴承摩擦发出声响,因为摇橹有节奏,这欸乃之声也就有了节奏;诗人柳宗元在此之前萦怀世事,无心赏景,直到‘欸乃’一声脆响,才使他从尘世的无尽烦忧劳役中得到解脱,再看眼前这山这水,突然之间就变绿了,而且绿得那么纯洁深邃可爱,也只有在这样水深面广的大江大河,才能摇橹而行,寻寻觅觅中,突然听到天外之声,这时“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自有一番喜悦和感悟。

记得中学时念过有篇课文,形容人 生就像航行在一 个河道上,印象深刻。人生在世数十年,川流其间,船过无痕无迹可寻,直到“轻舟已过万重山”,留下的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还是“欸乃一声山水绿”?

这本书收集的三十八篇文章,多是选自《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出版之后写的博文,其中有散文,新诗和文史时局论文,表达的就是这种‘欸乃一声山水绿’的情怀。这是由于自己较长时间派驻中国公干,年纪及长,看书写作逐渐成为主要的闲暇选择,夜晚孤灯下特别有王维《竹里馆》的感觉“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从楼居住所窗口外望,赣江对岸就是灯火辉煌的滕王阁,可以抒怀对话。

生活有诗和远方。一种无止境的思念与祝福的甜美情怀,一种热情期待和希望的追求动力,它就在路不断延伸的前方,你牵挂的心若在,那根弦就在那儿。

感谢新加坡文艺协会会长成君先生一再督促与鼓励,不然也不会有这本书的出版,内容虽然繁杂琐碎,但不失为认真写作,及不同风格和题材的尝试。我还要特别感谢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原系主任知名学者陈荣照教授为本书写序评介,江西省摄影家协会的周建东先生(东方清影)提供契合书名意境的封面图片。诗云‘烟销日出不见人,欵乃一声山水绿’,你的赏读与指正,就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三)内容简介

《欸乃一声山水绿》含四部分共三十八篇合计二十万字。书名借用唐朝诗人柳宗元诗句,寓意人生如同航行江河,可把欸乃声中见山水之喜,升华为一种豁达的生活态度与人文情怀,并对自然、社会、家庭、友情、文史与时局等课题,不拘石小山大,予以审视或鉴赏或悟解或剖析,可为诗文小品或论述长文,力求写作手法之新颖,题材见解之独特。合集虽有繁杂之弊,亦含盆菜卤味余韵,追求一种新的阅读体验。

《卷一》属于散文随笔,共十五篇。其中《雪花寂寂,心中有歌》及《冬季庐山,无风无雪》,以诗意短句及精选图片,把人文情怀融入自然情景,从微小处见大境界。而《云与水的一则对话》《明月前身,流水今日》及《想子今何处,扁舟隐荻花》三篇,以散文诗配合图片,带出友情交往之风雅情趣。另《流水无弦万古琴》《檐下读雨》《凝然心是白莲花》三篇,则从不经意的诗画,悟出人生道理,思绪笔风,取意隐逸。诗两篇《镰刀与红苕》及《晨坐》是为职场拼搏与退休闲适的白描。另三篇《鸟鸣声处是我家》《落英满地与竹藏风雨》和《看鸟-寻鸟-听鸟》是沉浸家庭温馨的文笔寄情。还有《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一叶三千,花影无痕》两篇,为游走网络身为编辑的评语留言,谨分享赏读的乐趣。

《卷二》纯属舞文弄墨共十篇。《从惊堂木说起》来窥探中国‘闪小说’发展与社会民俗思想的状态。《诗词境界的一观一看之际》与《坐破苔衣第几重》分享读诗词的情趣。《艺术家的生命力—八十七神仙卷》通过一幅藏画艰辛历程故事来勾勒徐悲鸿作为艺术家让人敬仰的人格风骨。《晚清诗人眼中的新加坡》通过历史沉钩的独特视角回看新加坡,《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剖析华人下南洋之时代大浪潮卷起的几朵浪花。《广场文化与舞曲》是对中国时尚文化的探索。《致远号与云中白鹤》从甲午海战致远号考古出水,切入时局思考。《横跨印度洋的珍珠链(String of Pearls)》分析中国崛起和一带一路的策略布局。《初探唐诗宋词作者的官职与职业生涯研究》尝试从当年念文学史读作家生平之迷局走出,看看我们熟悉喜爱的作家如何在唐宋官场体制中沉浮。

《卷三》是遣唐使系列,共四篇。从当前中日外交缓和之际,双方文史界热炒出土唐朝墓志铭研究,一时兴起,动笔探究《遣唐使代表中有‘朝臣’封号为名之史料补遗》以及《遣唐使留存书法所蕴含的宝贵文化信息》,当然还有《唐诗映照下的遣唐使之中日文化交往》,论述遣唐使对日本文化的深远影响,藉以引起大家对课题的关注和其中蕴含的深层文化情愫。

《卷四》是唐诗宋词与丝竹管弦系列,共九篇,约十万字,是一次较全面的梳理。探讨唐诗宋词的音乐性与丝竹管弦,含古琴、琵琶、箜篌、古筝、箫、笛,钟与鼓、胡琴等乐器至唐宋的演变,及相关代表诗词作品赏读。这是 2 014年的读书笔记,舍弃之余拿出来介绍给爱好诗词的读者,意在补充这课题探索的空白。

薛依云

写于2020年3月13日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5 / 5. 点赞数: 1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薛依云

新加坡文艺协会副秘书(2019~2021),理事-研究&展出(2021~2023)。南洋大学第十八届(1977年)政府与行政系毕业,曾任港台日企人力资源经理,中外合资工厂总经理,美资高科技上市跨国集团高管(总监/副总裁)派驻中国多年,现任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已出版著作有
(1)六弦诗散文集(与何惠禄/王慧娥合集-1975年)
(2)坐看云起时(生活随想录 -2015年)
(3)临窗揽翠(历史文化的思考-2015年)
(4)松月听涛(读诗词笔记-2015年)
(5)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文化散文-2017年)
(6)狮子图腾与新加坡的前世今生(文史论集-2018年)
(7)水仙与手鼓:献给郁达夫(文学随笔- 2019年)
(8)欵乃一声山水绿(文学随笔/论文-2020年)。
拟将出版(9)坐望集(文学随笔/论文-20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