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那夜/ 语凡(发表于雨林诗刊)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语凡

<那夜> 语凡

 

我总是重重捡起一个房间的味道

吃饭或者睡觉都拿出来嗅才能安心

春天来了,去年的甜还没有变质

我只是轻轻搁在嘴角的常用字旁

 

我总是

背一窗的雨声和下午的阳光走路

那里的你有故意的忧郁和淋漓的汗

点烟的动作学得很像电影的某人

假意的潇洒我模仿了很久不能放下

 

我总是咬着你生气的片言

开心的只语

颤音节夹杂的雷鸣

故意把那种激昂变得若无其事

其实我亢奋时总会在字典里抓住它

 

你说你去了很远很远的岛而且适意安居

在没有地址的小镇像过重的风失温的太阳

我可以把整个故事的布景角色通通换掉

可是我打开一扇如意门又走进你的家

 

那夜的星光灯火

飘落的雪如掌声喝采

夜幕,被谁轻轻放下

我把自己和寂寞

一同挂在你家的衣架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语凡

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