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动物四篇/语凡(发表于书写文学)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语凡

《动物四篇》语凡

1

<鲸>

我在海上总遇见它,一只行影孤单的白鲸,有时出没在临近天涯的地方,有时就在左近。

我们很早就认识,在某个令人兴奋的日子,我潜泳在海上,不知不觉远离了岸,我几乎会被海拉走,永远也回不了头,而它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用它的身体承受我一切的负担。俊美的容颜,结实的胸肌,分外阳光。

我们开始了旅行,在岛屿之间,在每座海洋,我们到过远天,到过别人不及触碰的禁地。但我们还是分开了,毕竟我是凡人,它是鲸。

它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我总能听得明白,就算隔了座海,就算隔一万年,我也认得。在梦里,在每个心的城堡,每座城市,每个空白的晚上,我游进它的泪光。

2

<摸象>

瞎子又开始摸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

一个摸到热火的头颅,一片荒凉的大陆,遥远的尽头矗立几座破败的城邦,火烧三千年十万里,焦土中有枯骨在对话,风沙响着驼铃声,没有商旅,只有几个过客向石头乞讨失去的幽魂。

一个摸到眼泪,一座变幻的海洋,船都航行,在海上划出孤单,有时岛变成潜行的鲸,有时鱼变成苍白的浪,波涛里海螺的歌被沙滩留下一半,还有一半被水手的酒瓶带去风暴的远方。

还有一个摸到一阵雨一缕阳光;摸到风雪的肋骨夏雷的衣裳。情书上写的思念刻在皮肉;少年的誓言凿出皱纹。他抱住一只温驯的多肉动物,一头移动的岁月方舟,沉默似子夜的星空,万般璀璨又一无所有争。那是我,一只城市绝迹的大象。

3

〈狼〉

我与一群狼崽在旷野,教导它们奔跑与长啸的习题。草原上的风为我们开道,青草刮在身上如浪涛,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视野无限放大,一座座远山依序排列,生命的魔力潜伏在每一处。

我选择一处高地,一座古老的树下,可以鸟瞰大地的所在,停下脚步。几十头狼崽围在四周仰视着我,我听见它们大口大口鼓噪的喘息声。

“就在此刻,对着我们的远祖,崇拜神力之源! ” 我领着它们对着天上一轮明月放声长啸。天地为之惊恐,厚土颤抖,苍穹旋转,我的热血沸腾,如泉水邀射而出。

我偷偷回到自己的床,枕边人如婴儿恬睡,鼻息如淙淙流水。我赤裸的身体在窗边月华的照射下发出柔美的光。从来没有人知道,一个自以为是的诗人,其实是一头美如琼玉的狼。

4

<断尾少年>

认识A君是读书时代,他喜欢说话说一半,留一个尾巴让你去猜。后来工作时代更变本加厉,东西总是开头很棒却喜欢留一个地方让人帮他接尾。

有一天他女朋友打电话找我,说他无端失踪了,电话也一直盲音。我是他俩的好友,她就约我一起到他的家看看。

打开房门,里面一片漆黑,电灯也无法点亮,好在我带了手电筒,在手电筒光柱中,我发现房间一片凌乱,这哪是人住的,说是动物的窝还差不多。我突然感觉一阵不安。

正在此刻,我身边的女子突然尖叫,我不禁也被吓得大喊一声,用手电筒照她,却见一只同样惊慌失措的壁虎,从她身上跌落地上正狼狈地往外逃窜,一条脱落的尾巴在我眼前不停地跳,跳,跳,跳,跳 ! 从此再没有看见过他。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语凡

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