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与老人/ 语凡 (独幕剧)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语凡

独幕剧:《阿木与老人

 

人物
阿婆:独居老婦,善良聪慧。
阿木:误交损友的年轻人,本性善良。
德成:阿木的损友,带着阿木要行骗。
民防队员两、三名,其中民防队员甲有几句台词。

舞台佈置:舞台正中放竖着一个政府组屋常见的铁门。这是个三房组屋典型的老人区。
灯光:剧中需要红灯闪烁,表示火災。

时间:一个炎热的下午。

 

幕升起,阿木与德成走向舞台中铁门处,德成在前,两人边走边聊。

 

阿木:德成,今天咱们来这里干嘛,这里是老区,多数是独居老人?
德成:今天咱们就是来这里骗老人的钱,我们假装是政府人员要进屋检查他们的屋子,水电什么的,再骗说要罚款。
阿木:这样好吗,骗老人家的钱,他们也是穷人。
德成:老人的钱才好骗呀!不然我们还能骗什么人的钱?不要以为他们没钱,他们其实从CPF拿回很多钱,有的老uncle 还去印尼包女人,与其给印尼人骗,不如给我们一点。
阿木:但是骗老人的棺材本不好吧⋯
德成:你不要婆婆妈妈啦,你不是急着要钱帮你老爸还债吗?你就听我的,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把这个假证件拿着(递给他一张卡片)呆会儿我们就随手亮一下,他们反正看不懂,我们进屋后见机行事。
德成说完就领着阿木走向台中央那道铁门。
德成隔着铁门大声问:有人在家吗?
阿木:有人在吗?
黄阿婆从厨房慢慢走来:年轻人,你们找谁?
德成:阿婆我们是政府人员,麻烦你开门一下让我们进去
阿婆:你们是什么人,要进来做什么?
德成:我们是政府派来的(把手中的卡片在阿婆眼前晃了一下)我们要检查你的屋子的电器看有没有不规范的装置。
阿婆:我不懂。你等一下,等我的女佣回来你跟她说。
德成:你的女佣?为什么要和她说?你家里没有其他的人吗?
阿婆:没有,我三个儿子都不住在这里,他们住吃风屋,我和May住这里,她是我那个作律师的大儿子请来照顾我的。
阿木好奇的问:你的儿子是律师?
阿婆:是啊,我的大儿子是律师,二儿子是医生,三儿子是生意人,不要看我老太婆没读书,我三个儿子都很厉害。(说着眼睛都发亮了)。不过我没有和他们住,他们家爱干净,我住不来。我老头死后,大儿子就请了个女佣来照顾我。
阿木:阿婆,你的女佣呢?
阿婆:她刚才说下楼买东西,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不过应该要回来了。
德成:那你先开门让我们进去吧,我们可以先检查你的家。
阿婆:这样?好吧,你们等一下,我去找钥匙。
说着就转身回房里去找钥匙了。
阿木:德成,不然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再想办法,不要骗老人家的钱。
德成:你有什么办法,有办法也不会愁眉苦脸,也不会来向我借钱了。你老爸借大耳窿,你为了帮他也去借大耳窿,你们利息都还不了,再不弄一点钱,我看人家要锁你家大门了。
阿木:但是⋯
德成:不要再但是,但是啦,等一下老太婆听见了。(他看看阿婆没有回来开门就大声说)阿婆!为什么这么久?你在做什么?
阿婆走了回来,面有难色:对不起,年轻人,我找不到钥匙,平常都掛在我床边的钩子上,那在却找不到,我找遍整个房间都没有。
德成:怎么会这样?你再找找看!
阿婆:好好,你们等一下,我再进去找。(说完又转身进房)。
这时㕑房突然传来一阵黑烟。
阿木:糟了,好像有东西燒起来了!
德成:对,厨房失火了,快走快走!
阿木大声叫:阿婆,阿婆快快出来,你家㕑房失火了!快出来。
阿婆闻声慌忙走出来,说:怎么办,我忘了刚才在煮东西,怎么办?
阿木:你找到钥匙了吗?
阿婆:没有,找不到,怎么办?
阿木:快快去拿水滅火。
阿婆:好好。(马上转身去㕑房)。
(舞台红灯闪动,表示火势开始大起来)
阿婆一面咳嗽,一面退回门边。
阿婆:不好了,火太大了,我进不去厨房了呀,怎么办好?
德成对阿木说:我们快走吧,倒霉透了!
阿木:阿婆你快点打电话叫救火车!
阿婆:我家没有电话,我儿子给我一个手机,我去找找,
阿木:快点快点
阿婆马上又回房里。
德成:你干嘛好管闲事?快走吧
阿木:阿婆找到了吗?
阿婆又慌慌张张地出来,哭丧着脸说:找不到呀,怎么办?
阿木:没关系,我帮你打电话
德成:你想惹祸上身?还帮她打电话?
阿木:事情紧急,顾不了这么多了。
德成:好,要帮你帮个够,我可没这个闲功夫,等会儿警察来了,不要牵连我,拜拜。
说着就转身离开。
阿木:德成,德成你先别走(德成没有理会他)糟糕,打救火局是什么电话?999吗?有谁知道?上谷歌找找…
(台下观众:995!– 需准备看板给台下观众,也可安排一两个剧组人员大声念看板的字,领着大家念,让观众有参与感)
阿木:啊,谢谢,谢谢,你们的邻居家着火了,我正打电话叫人来滅火,你们快把门关好,拿着重要的证件物品离开,到楼下的公园避一下,烟雾太大了。
(台下观众代表邻居(看板写着,由观众念):那阿婆怎么办?
阿婆:没事,有这个年轻人陪我,你们先离开,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台下邻居(看板的字):好,年轻人你照看阿婆。我们先下楼
阿木:阿婆我已经打通电话,民防局很快就会到,你快靠向大门,不要怕,我牵着你的手。
阿婆:谢谢你,还好有你
(阿婆颤抖的手被阿木紧紧握住)烟雾弥漫,两人开始不断咳嗽。
阿木:阿婆我们坐下来,烟向上吹的,坐下会好些。(他们坐下,隔着铁门,手还紧紧握在一起)。
好一会儿,听到民防部队的救火车的喇叭声…两、三个民防部队的救火队员迅速赶到,他们很熟练地打铁门打开,阿婆出了屋门,阿木搀扶着她走到舞台一边,民防部队进去不久就把火扑灭(舞台闪烁的红光熄灭)
民防部队甲:阿婆火扑灭了,你有受伤吗?
阿婆: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我没事,我很好,还好有他(指着阿木)陪我。
民防部队甲:他是谁?
阿婆:他是我的儿子,我的小儿子!
民防部队甲:好,照顾好你妈妈,再见了。
大家离开后,阿婆还紧紧握住阿木的手。
阿木尴尬地对阿婆说:阿婆你没事就好了,我也要回去了。
阿婆:你叫什么名字?
阿木:我叫阿木,妈妈说我从小木头木脸,笨笨的,所以叫阿木。
阿婆:哈哈你是憨厚不是笨,年轻人不要太聪明。像我那三个儿子都太聪明了。刚才说你是我儿子,希望你不介意,我多希望有你这样见义勇为的儿子。
阿木:没事,没事我不介意。
阿婆:你等我一下,我到房里拿点东西给你。(说着进了房间)
阿木站着,觉得奇怪。
阿婆很快又出来,手上拿了个信封递给阿木。
阿木接了过去,打开一看,是一叠钱。
阿木大吃一惊说:阿婆你给我这些做什么?
阿婆:你不是急用钱要帮父亲还债吗?我都听见了。
阿木更加惊讶和惭愧:阿婆这不好,我不能拿你的钱,我对不起你…
阿婆: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在我最需要帮助时帮助了我,你心地善良,以后要走正路,不好的朋友就远离了。这些钱拿去应急。以后再还我吧,我希望你能常来看望我。
阿木:我,我会的,谢谢你,我会再来看你。两人的手又握在一起,

这次阿木颤抖的手被阿婆紧紧的握住。

看板写着(大家可以跟着念):好人有好报,要照顾老人家,人要走正路

在音乐声中幕徐徐落下

 

(剧终)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语凡

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