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寄》迟来的文章给一鵬 / 语凡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语凡

《遙寄》迟来的文章给一鵬 / 语凡

这一季春风己过,夏炎悄悄浸透,在某个午后,传来你远去的讯息。真是汗湿淋漓的归去,为此想写诗为你送行,可因笔拙难以为继。

世间平凡万物,饮食男女,是有序亦无常,来有时去亦有时。尔去了,平添朋友几许嗟叹,而已。

人世悲喜,凡夫俗子如何能懂,又如何抗拒?不是不懂多情的戕害,但每次经过这些事,心总会揪在一起,总会难以自己。

灿竹说他曾劝你,我们一生还盼什么,不就是培养孩子长大,完成责任而已,交待好了也就了了。我说灿竹知易行难,一鵬毕竟年轻,说放下,真不容易。

一切的发生都太匆匆,你努力了,像战士一样战斗过了而今也累了,而朋友们也出力了,祝福了,你的家人陪你也辛苦了,是该放下了。

人间最苦生离死别,尤其活着的,在等待着的,爱着的,怀念着的。是的日子必须继续,脚步绝不能停,尝尽苦涩后,依旧还得向前。时间的河让我们品尽甜酸苦辣,都是一门门功课,我们抹去眼泪却依然前行。

我说过你只是西出阳关的行者,是前行者,但之前有更早的旅者,走向永恆的路。再细想,我们都是旅者,一生在走一条长长的路,累了放下,煮水品茶,听诗唱和,然后重新上路!

对了上山找估客看他的画,感受他的豪情豁达的约会依旧!我们这些朋友们,我们都要珍惜,每个人,毎一天,每份情谊,就算你己西出阳关,我们写诗作画时总会记得,煮茶一杯遙寄给你。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语凡

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