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李清照

80年代,刘文正以他独特的唱腔唱出《却上心头》……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对这两句我很是喜欢,当年做为播音人,我常常播放、还朗朗上口。后来才发现这两句 原来是出自名家之手,此乃摘节自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才女李清照,擅长书画,通晓金石。出生于书香门第的她,父亲是宋朝文官, 后来被贬。李清照嫁给收藏书画金石的赵明诚后,夫唱妇随,伉俪情深。早期作品因生活优闲,词调轻巧。金兵南下后,他们仓惶南渡,途中丈夫早逝。靖康之乱,几经磨难,千金散尽!晚期的李清照感叹国破家亡、暮年飘零,人生落差很大,字字愁绪难抑,如这首代表作《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劈头一连下了十四个叠字,此词堪称前无古人。紧扣悲秋,欲语还休。赵明诚45岁病死,她无儿无女,晚年孑然一身,活到72孤寂而终,这《声声慢》亦成了千古绝唱!

家破国乱,颠沛流离。思念亡夫之情被梅笛挑起,被梅心惊动;折梅却无人与共,晚期的李清照成了《孤雁儿》:~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 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而李清照两首《如梦令》,写照心境。她的词以南渡为界。前期善描自然景物,反映生活。南渡以后,历尽折腾,作品多为对国家与民族命运的关怀,凄苦哀伤。
人们可从两首《如梦令》看出:前期她笔触明快,写黄昏溪边的一群鸥鹭,一个”误入”,进而”争渡”,续而”惊起”,字字精准,景观躍然纸上,很有画面感! 原文如下:~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另一首《如梦令》则写道: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绿肥红瘦” 用字独创! ”红瘦” 表明春天渐逝,而“绿肥” 象征着绿叶茁壮的夏日即将来临。昨夜的雨,虽然下得稀,风却刮得猛!沉睡未能把残存的酒意消尽。且问那正在卷帘子的侍女:庭园里海棠花现在怎么样了?她说海棠花依然如昨。唉,你知道吗,这个时节应是绿叶繁茂,红花凋零啊!

大家都知李清照的文字清丽典雅,文学功底极好,却不一定知道她酒量也好,醉与酒,在李清照的诗词里出现过20多次,比如《醉花阴》:~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知道李清照是婉约派女词人,不一定知道她可是女中丈夫。她的《夏日绝句》就很让我惊讶,这和她一贯的词风截然不同,帅气又潇洒!通过歌颂项羽的悲壮、来讽刺南宋当权者苟且偷生。 全诗字里行间,透出一股爱国的正气。《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被誉为一代词宗,李清照很讲究音律与节奏,用她的词拿来谱曲吟唱,想必十分好听!除了以丰富的人生历炼为蓝本,你不得不信,还真有天份这回事,这首《武陵春 . 春晚》就曾让多少文人竞折腰:~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最后一句是千古金句,词人也想去双溪泛舟,但心情沉重,估量自己 愁多愁重,这一叶扁舟如何承载得动啊,真是愁煞人!

重温李清照,感觉她才思过人,情感细腻,以为她是个弱女子,那你就错了。从她先生过世后,一个女子,要处理大批书画金石等宝贵文化遗產,肩负重任,东奔西走,但她都能深沉应对,着实不简单。她对国家大事长期关注,骨子里並非弱不禁风。再从她后来改嫁、遇人不淑又毅然离婚,也可看出她外柔内刚、 ”宁为玉碎”的真性情。

李清照留给我们的,不是载不动的许多愁,恰是这些阙阙诗词、文化瑰宝,掩不住文学的光辉.;如同璀灿明星,在浩瀚星宇中,穿越千古、清照后人!

 

吴雪妮 写于2021五月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