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小说)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黄华

爷爷的孙子要毕业了,再过二个月就要穿上毕业学袍,登上温哥华大学礼堂的讲台,从校长威尔士的手中领取毕业证书。

远隔千里之外的爷爷格外开心,一方面他为孙子获得学士学位高兴,另一方面他还收到了校长威尔士的亲笔来信,邀请他赴加拿大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

爷爷在村子里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见到谁他都能扯出一堆与国外有关的事儿。说国外的车见到人就像老鼠见到猫,客气的谦让。说国外的马路干净得像明镜,直接可以梳妆打扮,根本不用天天扫。他还说国外最富的是农民,头上顶的是自己的天,脚下踩的是自己的地,城里人那个羡慕啊,只能流口水。

其实爷爷的吹牛的本钱来自孙子,自从孙子出了国,他把个国外的一切捧上了天,常年的日积月累,还真让爷爷中了邪。他和村里人聊天,没扯上几句就自然扯上了外国,满嘴里什么都是外国的好。他自己不觉得,别人听多了也挺烦。一次被村东刘寡妇呛了一句,爷爷一直憋在肚子里,几天都没出院门。

“老爷子,你孙子在国外,怎不见他请您过去看看,如果您去了,亲眼核实一下,搞不好,外国的月亮可能真比咱村里的圆,感情老外放的屁,都比村里的花儿香。”

爷爷收到了威尔斯校长的来信,底气十足,他堂堂正正是被校长邀请去的,不是死皮赖脸蹭去的。天没亮他蹲在刘寡妇的门前,只等着她开门好好抢白这娘们几句,可没想人家回娘家了。

爷爷来到了县城,在闹市中心最宽的马路边,找到了一个旅行社,爷爷迎头走了进去。这也是孙子告诉他的,说要弄成事就寻门面大的旅行社弄。

这家旅行社真够气派,里面分了许多隔断,让爷爷看花了眼,国内国际不说,国际还分了州。在导引服务员的招呼下,爷爷跟走迷宫一样来到了美州部,他坐下来刚想喝一口免费的茶,一位打扮时髦的女经理飘然出现。

“老先生,您好,您要办理去加拿大的探亲?

“不是探亲,我是去那里参加孙子大学毕业的典礼。”爷爷起身回答。“您坐,这也是探亲的一种形式,您的资料有带来吗?女经理态度和睦。

“有,有,你看,这是校长的信。”爷爷小心递上。

“太简单了,老先生,仅凭这封信是远远不够的。”女经理扫了一眼信的内容很快答复。

“这可是校长的邀请信,他邀请我去,上面有他的亲笔签字。”爷爷又想站起来。

“您别急,听我说,这封信很重要,但您还需要补充资料。我们这里有办理赴加拿大签证的流程,您可以先看一下,不清楚的地方,我可以给您解释。”

爷爷戴上了老花镜,在女经理的帮助下总算把流程看完了,他这才算明白了,要想出国和孙子在加拿大见一面,真不容易。

爷爷过去也知道出国不容易,但他认为最大的障碍是银子。本身挣钱难,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存几个钱还要被汇率除一下,少得可怜。加上办理护照的麻烦,这儿审批,那儿盖章的,爷爷几次想出国看看,都被他自己给出的理由否决了。现在条件好了,不差钱了,自己手中的钱也升值了,当孙子电话希望他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时,爷爷毫不含糊一口答应:”去,爷爷一定去。”

从旅行社回来,爷爷是一阵紧张准备。他不停的穿梭在村委会、派出所、公证处、银行、医院,忙得是不亦乐乎。几天下来,总算备起了厚厚的资料,他又一次进城来到了旅行社。

还是那个女经理,她看的特仔细,一边看一边用笔画勾勾。

“老先生,您父母的名字没有添上。”

“我的父母?我今年都快八十了,他们二老早已入土了。”

“入土了也有名字,这是必须要填的。”

“我有几十年都没写过他们的名字了,没想到出个国,还要把他们请出来,先祭拜他们一下。”爷爷说完,憋住了气,脸向上仰了好一会儿,才庄重的写下了去世多年父母大人的名字,显然他有些激动。

“您还要填写您的兄弟姐妹的名字,一个就OK,包括地址。”

“我出国和他们也有关系?”爷爷的脸上充满迷惑。

“这是加拿大政府要求的,必须填。”女经理说话很温柔,但没有一点妥协。

“难道还要填我儿女的名字?”爷爷笑了。

“当然,这个更加要必须填,要填全部的儿女。”这会儿女经理也笑了。她板着脸说:“老先生,不瞒您说,我从事这行业十几年了,办个签证实在诡异,您不知道老外他们到底是在想什么?签证政策随时都变,我们也琢磨不透。也有说是中国人太聪明,总能钻签证的空子移民,搞得正常人办个签证一肚子苦水。也许往后会越来越容易,那就需要国家越来越有底气才行。”

“这帮孙子,就喜欢折腾人。”爷爷不高兴了,第一次对外国人使用了贬义词。他喝了一口水,嗓门大了许多:”还是我们国家有底气啊,谁来都行。听我孙子说中国给许多国家游客都是免签,连钱都不要。好家伙,到底是大国的风度,有气派。”

爷爷走远了,身影也消失了,可他洒脱的话语一直在大厅里回响,尤其是那爽朗的笑声,久久不散。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黄 蕐

黄華,祖籍江西,西安出生,1994年旅居新加坡。2012年开始写小说,其中短篇小说《侥幸》、《复仇》、《爱情诗篇》等先后发表于《新华文学》和《源》杂志。中篇小说《我那一片云》刊登于陕西《作家摇篮》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