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

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

(一)一对楹联

若你到过以园林景致称著的《苏州拙政园》,在制高点之《荷风四面亭》的两侧园柱上,一定能看到一对楹联

四壁荷花三面柳,半潭秋水一房山

这两句十四字,非常生动传神地,以四三二一,描绘了《苏州拙政园》一年四季的景点特色,四壁荷花为夏,三面柳为春,半潭秋水为秋,一房山为冬;充分展示出这《荷香四面亭》春夏秋冬四季皆宜,即春柳轻,夏荷艳,秋水明,冬山静。看去高高低低的楼台亭阁、曲曲折折的小桥流水、层层叠叠的假山叠嶂、郁郁葱葱的岸柳翠柏、袅袅婷婷的凌波荷叶,其中似乎还蕴藏着诗作者孤高不群的清高品格。但读者朋友看着读着,总觉得这诗句是有点眼熟?

这不正是刘鹗(1857~1909年)的《老残游记》小说里,提到的一副楹联的变体吗 ?这还真的要感谢中学语文老师的教诲,得以留下深刻的印象。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查阅资料才知道,这楹联的原创者是清朝著名文人刘凤诰。话说嘉庆九年 (1804年) 七月,刘凤诰在山东提督学政任满离职,一群好友含山东巡抚大书法家铁保等人,设宴于济南大明湖小沧浪亭,刘凤诰即以赋诗吟颂“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来赞美济南的景色,由铁保手书刻在大明湖铁公祠以作楹联,它准确地概括了古城济南的柳绿荷香,湖山掩映的独特风貌,成为千古名句和济南的骄傲。

(二)这两副楹联,因《沧浪亭》而结缘

山东济南的小沧浪亭,建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参照了苏州沧浪亭的风格,主要是用修铁公祠之余料所建,规模较小,所以取名小沧浪。园林组成有小沧浪亭、曲廊、荷池等景点;它位于大明湖北岸,面山傍水,绕以长廊。小沧浪亭踞园中临湖处,三面荷池,境界清幽;登亭四眺,全湖一览尽书,晴明之日,可见十里外的千佛山倒影。

它在当时之所以那么出名,主要是因为清代著名学者阮元(1764~1849)所在的山东学署,就在大明湖南岸,与小沧浪隔湖相望,为当代文人骚客会集之处,这位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重臣,主持文坛风会数十年,为一代儒臣、文献大家。他学问渊博,在经史、小学、方志、舆地、金石及诗词方面都有很高造诣, 尤以音韵训诂之学为长,一生著书180余种。

乾隆五十八年(1793)六月二十五日,时任詹事府詹事的阮元,奉旨接替翁方纲出任山东学政。常与当代汉学名家,经学家、金石学、方志学、书法家等领域造诣极高的名仕交游,雅集于小沧浪亭,皆有诗唱和记事。嘉庆三年(1798年)春,时任浙江学政的阮元,在曾同游历下的友人何元锡、陈鸿寿的帮助下,撰成《小沧浪笔谈》,全书四卷,书中记载其在提学山东期间的见闻,以及与友人、幕客的唱和而成之诗文。它是一本纪游式的诗歌散文集,属子部笔记类,其中许多所载诗文多为首载独见,藉是书得以流传。

阮元在书前自序中说:“余居山左二年,登泰山,观渤海,主祭阙里。又得佳士百余人,录金石千余本,朋辈觞咏,亦颇尽湖山之胜。乾隆六十年冬,移任浙江,回念此二年中所历之境,或过而辄忘,就其尚能记忆者,香初茶半,与客共谈,且随笔疏记之。何君梦华、陈君曼生皆曾游历下者,又为余附录诗文于后,题曰《小沧浪笔谈》。小沧浪者,居济南时,习游大明湖小沧浪亭,卷首数则,皆记小沧浪事,遂为风舟之滥觞耳。”

至于正主,苏州的沧浪亭,始建于北宋,为著名文人苏舜钦(字子美)(1008—1048)的私人花园,苏舜钦以四万贯钱买下废园,进行修筑,傍水造亭,取意 “沧浪之水清兮,可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题名“沧浪亭”。 原文出自《楚辞-渔父》的《沧浪之歌》,是说隐归江湖的高人沧浪渔父,见到屈原忠被谤流放泽畔,脸色憔悴,形容枯槁,劝其随世沉浮,濯缨濯足、进退自如,遂成为士人推崇的处世哲学。但1045年37岁的苏舜钦自号“沧浪翁”,未老叹老,未醉说醉,看来亦深蕴着仕途的苦涩与迷惘。

苏州的沧浪亭上,也有一副同样著名的楹联: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

是由清朝道光时期的礼部主事梁章钜(1775—1849)为沧浪古亭集成此联。上联选自欧阳修的《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于苏舜钦《过苏州》诗句:“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

沧浪亭造园艺术不同寻常,未进园门,已是绿水回环,垂柳迎风,凭栏依岸,临水山石嶙峋,复廊蜿蜒如带,廊中的漏窗,把园林内外山山水水,融为一体。园内以山为主,山上古木参天,著名的沧浪亭即隐藏在山顶上,登楼可览远近姑苏风光。现今游人抬头仰望,乔木数丈,翠樾千重,团团五六株错落围列,名闻遐迩的沧浪亭,就蹲踞其中;亭檐翘起,其状若飞,欧阳修《醉翁亭记》有云:“有亭翼然”,就曾有写作者戏云:“我真怕沧浪亭得了苏州的钟灵毓秀之气,哪天就遗世羽化,变成鹏鸟,振翼凌空而去”。

若说济南与苏州曾经衍生了《沧浪亭》相关的楹联诗词之外,笔者查询,与苏舜钦同时代的苏州人程师孟(1015~1092年),于北宋熙宁元年(1068年)九月,以光禄卿曾出任福州知府,在此处建道山亭,请文学家曾巩作《道山亭记》。程师孟提倡植榕,绿化福州,还留下不少诗篇题刻。

有了这段渊源,笔者就不会惊讶,怎么苏州拙政园的联楹诗句【半潭秋水一房山】,竟然以少有的巨石雕刻形式,出现在福州的闽山,这摩崖高102厘米,宽35厘米。行草,纵3行,正文字径15厘米,旁款字径3.5厘米。

根据题款资料,得悉是由梅溪人吴弦于民国十有八年(1929年)所书。按吴弦生平事迹待考,而梅溪疑指闽清县之梅溪,史料有记载宋朝朱熹曾在闽清梅城台山脚下的梅溪坪石壁,上题有“梅溪”二字,此摩崖石刻尚存。

福州闽山,说它是山,充其量不过是一块大巨石。石头上有“闽山”及“光禄吟台”等摩崖石刻。山上有一凉亭,原名‘追昔亭’,道光二十年(1840年),举人郭柏苍(1815-1890)留有诗句:“读遍名山石上文,吟台清兴更凌云。万株手植无人忆,我独瓣香忆使君”。说的就是程师孟的故事。

(三)‘半潭秋水一房山’的诗意,盛行于乾隆嘉庆年间的时代意义

在乾隆嘉庆年间,为大家所广泛传颂酬唱的,竟然不是若雷贯耳当代创作的“一城山色半城湖 ”而是这句“半潭秋水一房山”,其中的可能原因,让笔者起了猜想。

其实这句出现在苏州拙政园的“半潭秋水一房山”,它不是仿照嘉庆九年 (1804年) 刘凤诰写于济南大明湖的“一城山色半城湖”,而是后人借用一千年前之唐朝李洞 (与贾岛同时代)的诗句:

入云晴雁茯苓远,日暮逢迎水石间。看待诗人无别物,半潭秋水一房山。

最让笔者感兴趣的,还是清朝中期书法篆刻名家奚冈《半潭秋水一房山图》册页,内有乾嘉学者多人题跋。

这幅绢本,系画家奚冈三十八岁时所作,评论家认为:奚冈山水潇洒清润,得董其昌法。老年方入李流芳一派,为浙中画家巨擘。此幅作品,盈尺之间山水华滋尽收眼底,设色亦淡雅有致,题款小字超隽有元人之意,自成逸韵。亭中有一人独坐,似乎是等待朋友的到访。

从款识,我们得悉,这幅十开绢本的山水册页,是奚冈(1746—1803) 于1784年立冬前一日,摹唐人诗意,为楠友周肇瑛而作。这“楠友”不知何指,笔者肤浅知道明代文献里,常常提到楠木,这是因为当时京城上乘古建多为楠木构筑,而楠木在人名中,引申为踏实、稳重、高贵、非凡等含义,其木性坚而善居水,或是寓意喜欢山水的高雅之士。

画后题跋九开,题咏皆为乾隆时期浙中名士为此图而作,计有吴兴陈焯、荔园张骏、芍陂汪新、山阴平圣台、竹庵黄应培、邵志纯、陆坤元、朱文藻等人。各体书法风格各异,彼此呼应,相得益彰。

其中有夔门山人孙霖以《半潭秋水一房山》作诗多首:

半潭秋水一房山,中有幽人寄与闲。流峙适含仁智效,不妨时听鸟关关,叠榭空濛积翠间。

半潭秋水一房山,做分片石供吟啸。检点奇书手自删,占断烟霞看不足,了然疎豁清心目。

半潭秋水一房山,渍墨临池凝黛绿。橘园松里净尘寰,文纂频开惯性还,研鍊丹青无敌手。

之后,奚冈在逝世之年的1803年,另画有《春山无尽 》设色绢本册页 (十二开) ,其中题诗,早已豁然境外:

弭棹溪头酒乍醒,烟蒲密筱散鸥汀。高人不费烟霞税,常作南山当卧屏。

一径绿通子个竹,三间青绕万重山。客来萧纵无他供,卧听秋声昼掩关。

翠影森森玉万竿,鹧鸪啼处水云宽。研池几滴淋漓墨,换取潇湘烟雨寒。

【乾隆嘉庆年间的文字狱,促使文人衍生隐逸情怀】

其他以“半潭秋水一房山”诗意作画,以及各种艺术作品,亦盛行于乾隆嘉庆年间,这或许与乾隆嘉庆年间的文字狱不无关系。文人雅士为免杀身之祸,而衍生隐逸山水的情怀。

话说乾隆帝享寿八十九岁,在位六十年(1735-1795年)加上三年太上皇,可称是中国历史上享寿最高,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了。他自幼聪明伶俐,爱好文学,在名儒指导下,饱读诗书,一生写诗四万余首,可称亘古少有。遗憾的是,他的文化素养也成为他摧残文化学术的武器,乾隆时期,数得上来的文字狱就有一百三十多起,其捕风捉影之荒唐,株连之广泛,处理之严酷,均超过了其祖和其父。当时的士人绝大多数也终日战战兢兢,提心吊胆过日子,更不敢言创新和改革,只能谨守“祖宗之法”,终日揣摩上意,歌功颂德,唯唯诺诺。或寄情于“半潭秋水一房山”之中,但这文人内心深处一角的房山,绝对不是乾隆自诗题少林寺边上的房山:“少林干载寺,少室一房山。禅悦偶重叩,秋岩此乍攀。树姿纷绮绣,涧响静潺湲。却见来时路,轘辕云外关”。

同时代写《红楼梦》的曹雪芹(约1715-约1763),也不得不声明,此书大旨言情,不敢干涉朝廷,都是些“贾雨(假语)村言,甄士(真事)隐去”,其良苦的用心都是为了躲过残酷的森严文网。

(四)秋水山色的禅意

笔者在上文,已经介绍了这句“半潭秋水一房山” 是后人借用唐朝李洞的诗句:

 入云晴劚茯苓远,日暮逢迎水石间。看待诗人无别物,半潭秋水一房山。

它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情景禅意呢?我们确不能断章取义,而需要读完整首诗。这诗句的字面意思是:在山居生活,采药归来,见有朋友来访,用什么招待友人呢?除了半潭清水和一座空山,确是一无所有。

我们也知道,诗人画家,看似寄情山水,实而超然物外。诗中说:“看待诗人无别物”,这‘物’究竟所指何‘物’?笔者以为,这‘无别物’,显然是外物,身外之物,诸如利欲功名之类。这种“无物论”的哲学思想,在唐代也是独树一帜,出现在诸多诗句中。比如著名的《偈一》有神秀的“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同代诗人常建亦云:“应寂中有天,明心外无物。澹然意无限,身与波上月”。皎然则云:“山僧待客无俗物,唯有窗前片碧云。”

到了文学家惠能的禅意悟性,更超然其上:“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意思是说菩提树原本就不是树,明亮的镜子也并不是镜子;本来就是虚无,没有一物, 那里会染上什么尘埃。

到了后来,就有李白的“本心若虚空,清净无一物”。丰干的《壁上诗二首》亦云:“余自来天台,凡经几万回。一身如云水,悠悠任去来。本来无一物,亦无尘可拂。若能了达此,不用坐兀兀。”同代诗人封敖亦云:“灵峰看待足时还,云霭无心伴客闲。胜事倘能销岁月,已弢名利不相关”。

当然,笔者以为,最解禅机的,要算是南北朝诗人陶弘景(456~536年)的《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翻译成现代白话的意思就是:你问我山中有什么。那我就直言相告,这个山中有很多白云;但是白云悠悠,只有在山中才能体会其美;所以我只能自己欣赏,而无法把它赠送给你。

诗人平淡的回答:‘岭上多白云’ 话虽简淡,含意却很深。岭上是飘着许多悠闲的白云,这里确实没有华轩高马,没有钟鸣鼎食,没有荣华富贵,只有那轻轻淡淡、飘飘渺渺的白云。它们只可供自己欣赏愉悦,而无法也不可能相赠。这对在名利场中的人看来,虚无缥缈的“白云”实在不值什麼;但在诗人心目中,却是一种超尘出世的生活境界的象徵,唯有品格高洁、风神飘逸的高士,才能领略其奇韵真趣。

所以诗人说:“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言外之意,诗人的志趣所在是云山林泉,故而无法让你理解个中情趣,就像山中白云悠悠,难以持赠一样。

让我们回到上文提到的“四壁荷花三面柳,半潭秋水一房山”及“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两幅楹联,在同样语境里,何尝不是如此?我们有需要痴迷或执着于它作为景区的镇园之宝吗?而文人之间以诗词酬唱情怀书画藉以表达的,又是一种怎样的心迹?

我们追求的:是眼里的世俗红尘景色?还是心中的情怀,抑或心灵上的境界?

这一潭秋水一潭月,半湖山色半湖春,它的确就是我们眼睛看到的美景,我们却无需去作比对。比如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和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无疑的是充满诗意,升华到了一种传统文化基石的精神高度;我们读这些诗词,充满会心的欢喜,但我们无法隐世脱离赖以生存的社会。我们欣赏各朝代的诗词和艺术,就如同站在高山上,打开一扇窗,以静穆的观照,来感受宇宙万物与自己那清寂而又灵动的生命,藉以释放蕴藏在内心中之超然万物的情怀,以及心灵深处的澄清世界。

西晋著名文学家陆机(261-303年)《文赋》有云:“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们冲破空间的阻隔和时间的藩篱,驰骋于千里之外,纵横于千年之间,精神是一次激越和飞扬,心灵是一次提升和净化。

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约(465年-520年)在《文心雕龙》总纲首篇《神思》亦云:“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意思是要专心致志的思考,思绪连接古今,心为所动,情为所感,自是动人心弦,于是,感觉上自己思绪仿佛可以连接千年,而想法看法开阔万里。

感谢“半潭秋水一房山”和“一城山色半城湖” 这对楹联,在不经意的研读中,赋予文字意象之外拈花一笑的体会,若你也是这样认为,那这秋水山色,我就不作保留,赠送给你了。

完稿于2016年8月25日

本文收集在同名文化散文集【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由新加坡文艺协会于2017年11月25日出版发布,荣获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赞助部分出版经费,并由杨松年博士写序荐读。

散文的特点在“散”吗?

——依云散文集《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序

杨松年博士

散文的特点在“散“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散文和其他文学体制不同的,就在于“散”。“散”让散文这文学体制能较之于其他文体让作者更能自由的发挥,可以上观天文,下察地理,鸟兽草木,人文社会,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它没有诗歌的韵律结构限制,没有小说章法情节的制约。可以让作者行云流水,信口拈来,长则千言,短则数语。因此,创作散文,在题材的处理,内容的取择上,可以放开来写,穿越时间,跳脱空间,在想象世界里,所谓精鹜八极,心游万仞。此之谓“散“。

我之所以提出以上看法,实有感而发。那天从黄和叮先生手里拿到薛依云的《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下简称《秋水山色》)文稿,阅读之际,即兴起一阵阵的欣喜。

《秋水山色》分四部分:“散文随笔”、“文化与历史”、”诗词书画欣赏“和”部落传奇故事“。”散文随笔“ 10则,“文化与历史”9则,“诗词书画欣赏”11则,“部落传奇故事”4则。四部分的作品,显示了我前面所说的”散“的特点。有随笔,有论文;随笔中,或论历代诗作,或探讨人生意义,或写眼前风景,或怀念当年老树,或从植树感念生命可贵,或就书本了悟其中相通世界。论文里,或从碑石,或从人物,或就移民课题,或依历史跨越,阐述文化和历史关系。而诗词书画,漫论古代诗词名作,书画精品。部落传奇故事,初读觉得和随笔相差不远,不解作者为何分为不同部分,后来才知是纯属部落部分之作,和一般随笔有异。以上所述,说明《秋水山色》的一个特色就是”散“。作者通过这一文学体制,自由发挥,鸟兽草木,人文地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或者千言,或者短章,穿越时间,跳脱空间,或精鹜八极,心游万仞。或论历代人物,或据古今诗文,文史武功,禅意哲理,艺术旨趣,都包含其中。可以说,把散文的”散“的特色,发挥极致。

散文的特色只是“散“幺?那不尽然。散文只是”散“,游兵散勇,散乱无章,不足为道。王夫之曾说:“无论长行歌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又说:“烟云泉石,金铺锦帐,寓意则灵。“虽然这段话是针对诗歌而发,所说也适用于散文。散文虽“散”,但是要“散”得好,“散”得生动,“散”得有味。散文要“散”得好,“散”得生动、有味,首先得有意涵、有意致。

探究《秋水山色》中的随笔作品,深深感觉这些作品吸引人处就在于能够环绕一个中心主题,尽情上下古今,精鹜八极,自由发挥。如以书题为名的篇章《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就苏州拙政园的对联:“四壁荷花三面柳,半潭秋水一房山。”描绘周围景色变化,发挥个人的赏鉴。言及某诗句时,也常联系其他作者的作品而以一情之缘攀牵起来,谈拙政园以上对联,想到刘鹗大明湖的联对;到苏州沧浪亭,联想济南小沧浪亭,遥想当年一些雅集,著作,梁章钜集句欧阳修和苏舜钦诗句而成的对联。类似诗话的处理却在他的文章以生动的笔触交融起来。丰富的意涵是丰富的经历和丰硕的知识的蒸馏,在《秋水山色》中,无论文化历史的论文,如《历史沙尘里的燕然勒石》,从文献史料及边塞诗之作,窥探汉唐文人诗人的情怀和抱负。还是《甲午海战惊涛拍岸与马六甲海峡小浪花》,通过十九世纪下半叶两地的历史场景,勾画福州马尾船政学堂和新马文化人曾锦文的传奇故事;《探究移民与遗民之历史文化语境的时代意义》、文章洋洋洒洒,论述有证有据;《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以短小篇幅细写天才早露古代童子谢道韫、陈如玄、骆宾王、薛涛、韩偓等趣文逸事,另有一番风味。诗词书画欣赏中,多方引述古代诗人的写景、咏物之作,既写陌上花开境界,也谈冬天雪景、月瘦如刀的奇景、长啸西风的马儿、从诗作、从书画,滔滔论析。

相当欣赏各篇作品的题目,如“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攀援在阳光里的生命本色”、“见书又是书:我和书房的一次对话”、“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有月瘦如刀:走入诗人与诗的境界”,等等。特别欣赏《马头墙的召唤》开篇的第一句,那股引人入读的力量:“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江南。”

看完这部书后,脑海中回荡书中引发的一个问题,生活在现代社会,应当形在魏阙之下,心在江湖之上;还是面对这物质至上的纷纭社会,与之沉浮。作者提出我在故我思,也认定存在主义的意义,但是后来却多转于表露心向隐逸的怀抱,而没再为存在主义动向多加说明。在现实社会,你不但要为你负责,也要为家人负责,不能不回避现实社会,但是你又有个人的理想,向往隐逸的生活,怀着追求的心。这两者能够得到调和幺,难说,但是有那份对隐逸的向往,有那份对禅境的追求,是要比过那庸庸碌碌的日子来得有情趣的多。

* 杨松年博士曾任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大学的中文系教授,主讲新马文学,文学批评等 。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5 / 5. 点赞数: 1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薛依云

新加坡文艺协会副秘书(2019~2021),理事-研究&展出(2021~2023)。南洋大学第十八届(1977年)政府与行政系毕业,曾任港台日企人力资源经理,中外合资工厂总经理,美资高科技上市跨国集团高管(总监/副总裁)派驻中国多年,现任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已出版著作有
(1)六弦诗散文集(与何惠禄/王慧娥合集-1975年)
(2)坐看云起时(生活随想录 -2015年)
(3)临窗揽翠(历史文化的思考-2015年)
(4)松月听涛(读诗词笔记-2015年)
(5)我把秋水山色送给你(文化散文-2017年)
(6)狮子图腾与新加坡的前世今生(文史论集-2018年)
(7)水仙与手鼓:献给郁达夫(文学随笔- 2019年)
(8)欵乃一声山水绿(文学随笔/论文-2020年)。
拟将出版(9)坐望集(文学随笔/论文-20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