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微小说)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黄华

红包(微小说)

大年初六,老杨打完羽毛球回家,他调好了热水刚想冲凉,突然手机嘟嘟,赶快围个浴巾跑出来。
春节这几天,老杨特别热衷抢红包,这会儿抢得不多,心里正不爽,加上今天迎财神,千万不能漏掉。他点开手机乐坏了,学友小红的红包又大又红,实在难得,比起昨晚同学三弟的小不点儿,那真是冲凉房里的肥皂泡沫,不值得一提。
他一跑一颠地刚回到浴室,外面的手机又嘟嘟了,他急忙闪出手指一点,哇,都是美女的红包,小华的红包鼓鼓的,小芳的也咣咣响,就连远在上海的丽萍也大方,这可是在自己家,不然这副接红包的架势实在不优雅。
点完他又跑回去了,为防止漏网之鱼错过,他干脆把手机也拿进了浴室。说句实话,这大冬天,西北古城的天气,一般人早就冻坏了,就算家里有暖气,也只是个摆设。可老杨的身体用同学的话说,那就是一头驴,给他拉上一天一夜的磨也不会喘半口大气。由于经常锻炼的缘故,老兄看上去身上从上到下全是精肉,真是做饺子馅的好料。
热水从头上冲下来,稀里哗啦的痛快,打了一上午球的臭汗被全部冲光了,剩下的就是舒适的感觉。老杨刚想眯眼享受片刻,手机又嘟嘟了,他一把抓起手机刚想盯一下是啥行情?突然,满手泡沫的手一滑,手机跌落。
说时快,那时快,身手敏捷的老杨飞起一脚,把个手机踢到半空,性急中他用头一顶,手机安全地落到了洗手盆上。一身热汗的老杨此时心都吓凉了,他双手快速捧起宝贝,下意识地点了一下手机,突然看到里面学友小安的红包正闪着红光。此时,他也顾不上身上一丝不挂了,狠狠地戳了一指头,开了,1.88元入账。“真他娘比发工资还爽!”老杨自言自语,得意地摇头晃脑,早就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冲完凉的老杨穿着睡衣红光满面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整理了一下刚刚收到的红包,不错188元,他不想全收,随手点击了18.8元,得意地发到了群中,结果没想到却得到了群里一片女生的喝彩,一浪高过一浪,纷纷夸他是群里最帅的男生。有小娟的、有小末的、有小敏的、还有……就连在班里没说过几句话的小花也拍手称赞。
奇了怪了,我真的变帅了吗?老杨疑惑地走到镜子前,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后,突然反应过来,他跑过来抓起手机一看,哇,刚才走眼了,发18.8元,结果没留神发了188元,把积累了一早上的库存全发完了。我的爷儿,怪不得一早听的帅声比一辈子的还要多。嘿,我忘了老爸嘱咐的话了,“儿啊,要时刻记住,这世上最爱钱的人,就是用最好的言语赞扬你的人!”
老杨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他仰头长叹,突然站起身来,一声怒吼,拿手的秦腔脱口而出,随着粗犷沙哑的嗓音在客厅里骤然奔放,他的整个一张脸已经涨得分外通红。
杨太太被吼声吓着了,她紧张地从卧房跑出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正在紧张抢红包的她恍惚中发现,眼前老公的这张红脸更像手机里的红包,尤其鼻子,太像红彤彤的铜钱孔。杨太太不由分说,她冲上前去用自己纤细的小手照着这个大红包狠狠地戳去。
“啊!”唱得正得意的老杨根本躲闪不及,他大喊一声倒在了地板上。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黄 蕐

黄華,祖籍江西,西安出生,1994年旅居新加坡。2012年开始写小说,其中短篇小说《侥幸》、《复仇》、《爱情诗篇》等先后发表于《新华文学》和《源》杂志。中篇小说《我那一片云》刊登于陕西《作家摇篮》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