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还是右手(发表于《儿童文学》2021年第一期)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陈帅

 

有时候

在你思考对错之前

已经做了选择

 

我听到“左右手”理论,是在和莉莉成了朋友以后。

“左手和右手,必须握在一起,必须一致对外;左手和右手,必须握在一起,就像我们几个。”莉莉拉住我的右手,我的左手拉着另一个人,然后她宣布,“从今天开始,小丹就是‘正义女神’的一员了。”

“正义女神”是莉莉成立的一个小圈子的名字。

“同仇敌忾”是“正义女神”的宗旨。

我们一起背后聊别人的八卦;一起在某个清高的学霸经过时给她个白眼;一起喜欢同样的明星;一起梳披肩长发;就连讨厌的人,都是同一个。

那个人叫吕莹。

年段板报比赛,莉莉负责。

“赢定了!”莉莉的美术很强,整个黑板设计得别具一格,我们都觉得赢定了。

可是,我们班不只没“赢定了”,就连前三名都没拿到。

就是因为这个吕莹。

如果不是莉莉临时突发奇想,让我们几个回到教室,和板报先合张影,我们根本不会想到有人在教室里,拿着板擦把整个板报擦得东缺一块,西缺一块。

我们报告了老师,老师处罚了吕莹,可是我们班输了。

从那之后,吕莹就是我们“正义女神”的头号敌人。

 

 

每一次

你的对错选择

都和你朋友的一样吗

 

“确定?”莉莉脸色不太好看,她在花坛旁停下来。

说话的女孩拼命点头。

说话的女孩刚走,莉莉就对我们几个说,“吕莹破坏板报,就是因为想让她的朋友赢。”

“她的朋友?”一个女孩不相信地问。

“她想巴结那个女生,就是我们隔壁班那个特别喜欢显摆自己那个。”

不远处,吕莹走过。

我观察过吕莹,很意外她居然还有朋友。她说话的时候不经大脑,又爱哭,总是巴结比她厉害的女生。

“人家就是利用她罢了。”莉莉愤愤不平地说,然后她突然问,“今天体育课上什么?”

“躲避球吧?”我说完,就猜到莉莉想做什么了。

那天体育课,我们几个故意分开在不同的组,可是我们很小心不和吕莹同组。然后,每一组上场的时候,只要有我们的人在组里,都会朝着吕莹拼命砸球。

等到体育老师终于发现的时候,吕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她们,她们,她们都是故意的。”吕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本来还有点于心不忍,可一想到莉莉被毁坏的板报,又不由得后悔刚才没有更用力多砸她几下。

“哪几个人砸的?”体育老师站起身。

“老师,这是一个比赛啊!没人故意砸啊,她自己太娇气了。”说话的是梁冰,后来和莉莉一起,成功地让半个学校的女生都加入了“正义女神”。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烦躁。

 

 

你的对错选择

不是每个人都在乎

 

吕莹被孤立了。

可是仅限于女生之间。

躲避球事件后,莉莉和我们几个,还有梁冰一群人突然变得熟络起来。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约着上学,看电影,复习考试,去麦当劳,所有的活动几乎都形影不离。

当然,我们还会盯着吕莹。

她看起来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我们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故意不看我们,故意大声说话。

梁冰撇撇嘴,指着吕莹对莉莉大声说“装腔作势”,我们每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吕莹的脸色很难看。

那天下午上化学课前,我经过吕莹身边,提醒她戴护目镜,因为我是化学课代表。

“你为什么提醒她?”回到座位上,莉莉脸色阴沉地问。

“顺口。”我嘟哝。

“关你什么事?”

“人家有谢谢你吗?”

几个女生你一句我一句,我只能装作没听见。

那天放学,我在校门口听见吕莹和另一个同学说,“是我不想理她们好不好?那群女生不就仗着人多吗?以为我会怕吗?”

我突然觉得,是我太多管闲事。

 

 

你的对错选择

可能你自己都在怀疑

 

我觉得之所以会有那么一个赌注,是因为吕莹的“嚣张”。

那天历史课下课前,老师提醒我们第二天有测验。

“明天测验可是算分数的,而且都是我们学过的,完全不难。”老师特别加重了最后几个字,“平常学的好的别掉以轻心,没用功的再加把劲。”

“看什么看?老师说你呢,没用功加把劲!”吕莹刚好转头,和莉莉对视了个正着,莉莉不客气地对她说。

吕莹涨红了脸。

“被躲避球砸傻了。”莉莉嘻嘻哈哈地对另一个女生说。

“你敢不敢,明天历史考试比一比,谁分数低,谁被躲避球砸,怎么样?”吕莹突然说,她说得结结巴巴,可是每个人都听见了。

我有些吃惊,吕莹的历史也时好时不好,她为什么下战书?

莉莉突然一把拉过我,说,“行,和小丹比。”

“我不要。”我小声说,我不想牵扯进她们的纠纷,不知道为什么。莉莉的历史不好,我知道她指望我能赢。

莉莉突然瞪着我,伸出左手和右手,在我面前握在一起。

我叹口气,还能说什么呢?

第二天考试,我输了。

实际老师题目真的出得很简单,几乎每个人都得了八十分。我得了九十二分,吕莹九十三分。

莉莉的脸色很差,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觉得我是故意的。

莉莉被砸的时候,我没去看。听说吕莹就砸了一个球,还砸偏了。

那天回家以后,我接到莉莉的电话,说“吕莹,是因为作弊,才赢的。”

可是莉莉并没有举报这件事,她只是拿这件事时不时去威胁吕莹。

我不喜欢吕莹的做法,可是我突然不知道莉莉的做法是对的还是错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样。

 

 

你还有选择吗?

 

学校艺术展,我们班负责展板。

展板放在一进校门口最醒目的位置,上面画了一张大大的嘴,旁边写着“谨言慎行”。画儿是莉莉画的,字是梁冰写的。

那天中午,我去吃饭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

下午回到展位,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莉莉拉着吕莹坐在树荫下,梁冰也在。

“咱们也斗了挺长时间的,没意思了,从今天开始和解怎么样?”我一走近,就听见莉莉说。

梁冰一看到我,走过来,亲热地搭着我的肩膀说,“来帮我一下。”

然后,她压低声音说,“别出声,艺术展结束了再跟你解释。”

下午四点以后是艺术展的关键时间,很多家长大约那个时候到,我们学校邀请的贵宾也是。可就在那个时候,展板裂了。

抬展板的是吕莹和一个男生,吕莹抬不动展板,嘟着嘴把展板放下,就裂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负责老师简直疯了,他一边叫莉莉和梁冰,一边指挥其他同学引导家长往另一个方向走。

“怎么回事?”老师气急败坏地压着嗓子问。

“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吕莹搬了以后就这样了。”莉莉边说边看了眼吕莹。

“我不是故意的。”吕莹又哭了。

我站在一旁,悄悄往展板后挪过去。

每个人都注意着展板前边,我趁这个工夫去看了一下展板。展板的画纸是布质的,防水,后面的木架子还是我们所有人一起帮忙架的。现在画布裂了一个大口。

想起下午梁冰的话,我突然想,会不会是为了诬陷吕莹,莉莉她们故意把画板弄坏。

我很快丢掉了这个念头,因为这场展出对莉莉和梁冰很重要。

她们不可能自己动手脚,就为了诬陷吕莹。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负责老师指挥几个人把展板抬走,换上之前被否决的那一块展板,周围的人散了。

很多人围着梁冰和莉莉,在安慰她们。

我走向吕莹,问:“是你弄坏的吗?”

吕莹没吭声。

“你为什么突然来和莉莉她们和好?”

吕莹还是没吭声。

“抬展板的本来是男生,怎么变成你了?”

“她们说我有艺术气息,让我抬。”这次吕莹回答了。

“有艺术气息”?我无数次听到的对于吕莹的描述里,绝对没有“有艺术气息”这五个字。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是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可实际也很简单。

我五分钟后就从正义女神的一个成员那儿搞清楚了情况:

“莉莉不小心弄坏了展板,我们本来想尽办法修复,可是时间来不及了。刚好吕莹经过,莉莉就问她‘帮我们一个忙,咱们就既往不咎,怎么样?’吕莹没吭声,后来梁冰就说,‘你是不是想和正义女神一直作对啊?’然后她就答应了。没人逼她,她自愿的。”

几个女生叽叽咕咕地笑吕莹傻,我看看走过来的梁冰和莉莉。

“都不许传出去,谁传谁就是我们的敌人。”梁冰看了一圈,从眼角的余光里,我能感觉到,她的视线在我身上留得最久。

 

整个周末,我都心烦意乱。

学校不一定会处罚吕莹,毕竟她也不是故意的。我安慰自己,然后我看了场电影,还和莉莉她们去吃了冰淇淋。

每个人都很高兴,除了我,总是心不在焉。

“学校应该会严惩吕莹!”一个女生说。

“你怎么知道?”我迅速转头问。

“明摆着,破坏公共财物,还不肯承认错误。”

“可……”我停了下来,怎么也说不出口“不是她弄坏的”那几个字。

“我们都是证人,她承认不承认根本不重要!”

所有人都笑了,除了我。

 

周一早会,吕莹被校长从队伍里叫起来。

全校安静。

校长在讲什么,我好像听清了,又好像没听清。

“所以,学校决定给吕莹同学记一个大过……”

“不可以!”有人从队伍里大喊,站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那个人是我自己。

很多人吃惊地看着我。

我真想坐下,马上坐下,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就算展板不是吕莹破坏的,可她的确不可爱,也不会是我想做朋友的那种人,我为什么站起来?

我还希望自己是“正义女神”的一员,我没想过要退出“正义女神”,我为什么要站起来?

“怎么回事?”我听到校长在问旁边的老师。

“我们是左手和右手!”莉莉压低了声音,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可展板不是,不是吕莹破坏的。”我有些结巴,可是我能感觉到自己慢慢清醒起来。

“难道你希望我们受罚?”莉莉脱口而出。

“吕莹不是我们的朋友,你忘了?”梁冰低声吼。

对,吕莹不是我的朋友,将来很可能也不是。

我可能会失去莉莉她们几个朋友,可我希望不会。

我只是不愿意吕莹被冤枉!

我再抬头,几个老师正朝我走过来……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5 / 5. 点赞数: 1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陈帅

陈帅,生于中国北方,成长于南方,目前定居新加坡。 个性上有些随心所欲;兴趣是听故事,胡思乱想和写故事;梦想很简单,希望有一天小说会变成电影,希望有一天全世界的孩子都喜欢我写的属于亚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