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白衬衣(小说)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黄华

一九四五年五月六日,是一个特别难熬的日子。上午七时许,苏军第142火炮旅的一个连队,将一门加农火炮摆在公寓的对面,一名戴眼镜的少尉军人正在宣读劝降书。

这一天,柏林的清晨,空气中凝聚着杀气,许多的窗口陆续挂出了白旗。有的是大大的白色床单,有的是小小的白色毛巾,每一个白旗的后面都有一个战战兢兢的德国人。

科尔是个刚满十二岁的德国少年,他不甘心地举着白旗,这白旗是受伤的妈妈身上的衬衣,她哀求科尔一定要靠近窗口把白旗举起来。

科尔的妈妈凯西已身受重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她的身边是科尔的父亲莱恩,他已经死了,死的样子很坚强,整个人还保持着射击的状态,只是前额不断地冒出粘黏的鲜血。

刚才的一幕实在太惨烈,科尔全部看在了眼里,他小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至今还未缓过神儿。

科尔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他就为父亲莱恩骄傲,身为党卫军少校的爸爸,莱恩带给了儿子崇高的荣耀,让这位英俊的少年浑身充满自豪。尤其是父亲来学校接他放学的时候,他那锃亮的蓝色汽车和崭新的帽徽肩章,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引来众多同学和家长羡慕的眼神。

父亲莱恩给他讲了许多故事,都是德国人打胜仗的故事,一会儿说攻占了波兰、一会儿说踏平了法国、一会儿又说包围了斯大林格勒。科尔虽然搞不懂父亲说的地方在哪里?但看着父亲得意的面孔,他明白德国又打了胜仗。在他幼小的心里深深刻下了烙印,德国军队是世界上最锋芒的利剑,他们是战无不胜的。

可从去年开始,父亲就不给他讲故事了,即使科尔恳切要求,莱恩也不讲。学校里也没那么多愉快的事了,漂亮的女老师们也常常交头接耳,悄悄地议论着什么。她们不断地教孩子们如何快速躲进临近的防空洞里,如何辨别头顶上的飞机,什么图腾是德军的,什么图腾是盟军的。

战争的格局也快速地起了变化,以前听到的消息,都是德国军人在别国的土地上进攻,现在看到的情景,却是大批的敌军出现在柏林。他们中有俄国人、英国人、美国人,也有法国人,科尔从爸爸愤怒的眼神里,知道了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情况比科尔想象的还要糟糕,今天一早,他们住的街道被苏联军队包围了。高音喇叭架在沙包的后面,连续播放着劝降书,蹩脚的德语听得人头皮发麻,虽然许多条规科尔不大明白,但有一句他听得清清楚楚。苏联人要求所有投降的住家,窗户必须挂出白旗,不然将遭到炮击。并警告任何人,任何团体,不分男女老幼,企图抵抗的举动,都是徒劳的。

科尔家的公寓是一个六层高的建筑,座落于街道的最尾端,前面的许多建筑不是残垣断壁,就是千疮百孔。德国人用最后的拼命抵抗,试图保住自己仅剩的家园,军人和民众用血肉之躯构筑起坚固的堡垒。几天来,他们和冲锋的一波又一波苏联军人发生了激烈的巷战,但是,随着对方火炮的轰击,他们的抵抗越来越弱。

“对面公寓里的人,你们听好了,凡是不举白旗的窗户,我们将开炮轰击,最后再给你们一分钟时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度过,许多的窗户出现了白旗,一个、两个、三个……

科尔亲眼看到挂在客厅里的希特勒画像,在炮弹的轰击中掉在地板上,领袖平常那自豪的眼睛上布满了血丝般的玻璃碎片。家里那台优雅的古典钢琴也被炸翻在地,黑白键盘可怜的散落在房间四处。如果不是妈妈凯西事先把他藏在沙发后面,估计现在的科尔已经和他父亲凯恩一样,一声不响地离开人世了。

妈妈凯西听到劝降的广播后,十分焦急,她企图劝说丈夫莱恩放弃抵抗,她恳求他,看在儿子的份儿上停止射击。

“莱恩,亲爱的,你听我说……我们挂出白旗,保住我们的……儿子。”凯西的声音在颤抖。

“你疯了,我们德国军人的基因里,怎么会有投降的单词。”莱恩的眼睛里顿时卷起魔鬼般的愤怒。

“亲爱的,你可以不投降,我也可以陪你去死,但我们的儿子是无辜的……”凯西沙哑的声音。

“混蛋,我们的领袖已经为国捐躯了,德意志帝国就要结束了,我,一个党卫军军官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亲爱的,你再想一想,科尔是无辜的,他是无辜的……”

“凯西,科尔就是活着,也是毫无尊严的活着,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受尽折辱,与其活着,不如死去。”

“不,莱恩,我求求你,求求你,为了我们的儿子……”凯西一步步走进莱恩,绝望的她试图夺下丈夫手中的冲锋枪。

“哒哒哒……”莱恩手中的枪发出了罪恶的子弹,凯西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下。几乎是同时,一发炮弹从窗户外飞来,爆炸声响后,屋子里一片狼藉。

烟雾散去,科尔耳朵里依旧轰鸣,他看见父亲莱恩一动不动,一块弹片击中了父亲的前额,鲜血慢慢涌出。躺在地下的凯西,挣扎地扬起一只手,她轻轻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弱。

科尔急忙来到凯西身边,吓得脸色苍白,他捧着妈妈的脸大声呼喊:”妈妈,你怎么了?快睁开眼睛,看科尔一眼……”

此时, 窗外不断地传来爆炸声,一阵一阵地更加急促,楼上楼下都是惨叫的声音,听得人恐怖至极。

昏迷中醒过来的凯西,让儿子靠近自己的嘴巴,她费力地吐出一句话:”科尔,把妈妈……的衬衣脱下来,把它挂在窗前……爸爸和妈妈……等你去埋……”

科尔哭了,少年哭得很伤心,他点点头,没有拒绝凯西。他相信了妈妈的话,如果不这样做,他们死了,没人埋。

科尔终于站到了窗前,少年虽然是一百个不甘心,可他还是举起了妈妈的白衬衣。

第二天,一九四五年五月七日,太阳落山前,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完)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黄 蕐

黄華,祖籍江西,西安出生,1994年旅居新加坡。2012年开始写小说,其中短篇小说《侥幸》、《复仇》、《爱情诗篇》等先后发表于《新华文学》和《源》杂志。中篇小说《我那一片云》刊登于陕西《作家摇篮》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