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音乐理事英国分会会议侧记

国际民间音乐理事会英国分会(The UK naitonal committee of International Folk Music Council)第四届研讨会于今年四月六日至九日一连四天假爱丁堡德芳兰体育学院(Dumfermline College of Physical Education)举行。首届研讨会前年在契尔(Keele)召前,第二届研讨会则在伦敦举行,去年开会的地点是威尔斯的开迪夫(Cardiff)的帝菲丽茵教育学院(Dyffryn Education Centre),今年理事会选中了苏格兰的文化艺术中心美丽的小城——爱丁堡。出席这次盛会的除了对不仝文化区域的民族音乐舞蹈学有专长的英国学者如约翰贝克金教授(Professor John Blacking)、彼得库克(Peter Cooke)、出身地理系而对中东乐器深有研究的理琛博士(Dr. Ian Morrison),专攻阿富汗的年轻的牛津殷莫大学学者约翰贝理(John Baily)等等之外,有来自瑞士受训于伦敦而远赴南非做边达舞蹈(Vendadane)研究的安蒂亚古拉芜(Andree Grau),原籍波兰移居英国的欧洲重要舞蹈史学者罗德里克兰加博士(Dr. Roderyk Lange)来自尼日利亚的民族音学者麦奇进威(Dr. Mekinxewi)博士,年青作曲家贺先乌竹卫(Joshua Uzoiwe),在纽西兰长大而专心研究苏格兰音乐的苏亚历山大(Sue Aleeander)等近四十人。我很荣幸和同系研究生被皇后大学选派参加会议,除了宣读研究报告外,并做了几一个东方舞蹈的示范表演。非洲仝学们也擂起长短鼓,教唱民歌,在余兴节目里掀起了阵阵欢乐的热潮。

国际民间音乐理事会成立于一九四七年。首任主席是方汉威廉博士(Dr. Vaughan william)。当时赴会的有来自二|十八个国家的代表,开会地点在伦敦的比利时学院。早在十九世纪末期,在欧洲各国就有不少人类学者、民族音乐舞蹈学者及社会学者,对迅速的工业化现代社会产生种种忧虑。其中一方面就是对日渐消失的传统文化的深深担忧。他们知道,随着社会经济结构的改变,农民涌入城市和农村机械化后,生活方式的改变必然造成传统音乐舞蹈的式微。北欧斯堪迪那维亚国家是欧洲国家中收集、保存和整理民俗资料的先驱。1893年阿德哈杰历犹斯(Artor Hazllius)首先在斯德哥尔摩创立一了民间舞蹈会(Folk Dance Society),在英国方面则有席先尔撒魄(Cecil Snarp)在1911年开始的民间舞蹈复兴运动,在德国大力提倡类似活动的则是安那赫墨斯巴拉钦(Anna Helms-Blasche)。这些先驱的个别努力推动了民间舞蹈的整理与发展,并促成1935年的国际民间舞蹈节的成功举行。国际民间舞蹈理事会便是在这盛大节目里诞生的。当时有十九个国家参加,担任主席的是梅里教授(Professor Myres)並且成立了一个资料中心,地点就在撒魄的家里。可是因为不久之后欧洲动乱,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中断了一切文化艺术活动,国际民间舞蹈理事会恢复活动的日子遥遥无期。因此在大战后方汉威廉博士等人提倡成立国际民间音乐理事会进行探讨、研究、和发展民间音乐舞蹈的工作以承担进入冬眠已久的国际民间舞蹈理事会的工作。

为期五天的会议在一九四七年九月廿七日完满结束。大会除了选出方汉威廉博士为主席、牧德卡贝烈斯(Maud Karpeles)为秘书,以及一个包一括了巴西、南斯拉夫、美国、英国、匈牙利、法国、希腊、挪威、土耳其、乌干达、瑞士成员的执行理事会外,还广泛讨论了以后许多重要的话题。例如在乌干达进行非洲音乐极有成就的卫斯门博士(Dr.W achsmann)提倡的资料中心的成立,土耳其教授萨刚 (Professor Saygun)畅谈他在搜录民歌方面的经验,捷克代表斯古茂(Skoumal)指出舞谱普及的重要性,丹麦的徳边尔(Vedes)阐明了设立档案中心的价值。一些因其他事故不能出席的学者则以书信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如匈牙利的柯达理教授(Professor Kodaly)便在他的致大会旋律和节奏上的索引,是一种值得参考的方法。

三十一年来,国际民间音乐理事会做了不少出色的工作。早在成立的那一年,它便受联合国文化教育科学组织的邀请,参与国际音乐学院的建立。之后,在联络各国电台、录制民歌、民谣、出版刊物、促进文化交流等多方面,做出显著的贡献。目前理事会有会员超过千名,包括了东西集团国家的音乐舞蹈工作者。总部设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肯新顿市(Kingston)的皇后大学,现任总秘书是葛拉汉乔治博士。

理事会在英国的分会目前的领导人是苏格兰研究中心的高级讲师彼德库克。参与英国分会的活动不限于英国人。在英国字习,研究或路过的学生学者往往参与会务或在分会组织的集会上发挥作用。分会每年春季召开的研讨会便是最佳实例。分会在英语世界里扮演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因为不少英国学者|和美国、纽澳及英联邦国家的同仁有密切联系,对这些国家也很熟悉,曾经在这些国家居留三年五载、对异乡的民俗民歌熟悉的不乏其人。加上英国学者们一贯对资料系统化整理的优秀传统,使到他们对英语世界在这方面的动态了如指掌。除了每年邀请的来自不同地区的学者们报告研究心得外,对他国的出版物也十心留意。在书评及唱片评论方面的工作做得非常好。此外英国学者也频繁出国,使到研究和实际发展不致脫节,彼德库克本身去年在梹城做研究与教学,便是个很好的例一子。

今年的会议共讨论了十五篇研究报告,主要在音乐方面。舞蹈方面的研究报告只有三篇。即罗德里克兰加博士的兰邦动作纪录介绍,安蒂亚古拉芜的「贝尼斯舞谱在边达舞蹈研究上的运用」。以及我的「华族舞蹈在新加坡发展的初探」。音乐方面,有讨论方法的、技术的,也有报导调查所得的,也有理论分析和理论探讨的。其中最别开生面的是在爱丁堡大学教地形学的殷莫琛博士所呈献的「土耳其和叙利亚的乐器制作和装饰」。莫博士幽默地告诉大家他对乐器制作发生兴趣的故事。多年前他到中东国家做地理调察时因为护照没办妥而不得不在土耳其停留。在等候护照期间十分悠闲,便到商店、旅客一往返的地带逛逛。其中精致玲珑的土耳其乐器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莫博士是搞地形学的。对「内部构造」特别感兴趣。他搜杂集器,回家后细心地把土耳其琵琶一层层地拆开来。之后,又数次回返原地,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民族音乐发展,风俗习惯对乐器制造、装饰的影响。莫博士摸索的心得,就结晶在他的这篇报告里。

会议的第一个晚上是德芳兰教育学院学生呈献的舞蹈晚会,编舞者是该院教师佐安韩德生(Joan Henderscn)等舞蹈节目共有三种,即苏格兰土风舞,民族舞蹈和舞蹈组合,其中以苏格兰土风舞为主。在每项节目开始前,佐安韩德生都详细地介绍了舞蹈的特点、地方色彩、表演上的难处等等。提供的资料非常丰富,晚会很抢眼的一个节目是罗马尼亚村女舞。在轻快的节奏里,舞蹈着的演员们将手放在背后,身体靠得很近,农村舞蹈的纯朴风格很明显地贯穿在舞蹈里。因为排得非常纯熟,很能引起兴奋的情绪。另个舞蹈组合用了非洲音乐,编导主要的目的在试探空间的动力运用。用对比性很强的动作来实验视觉上的收效。因为所选的非洲音乐以鼓为主,节奏明朗,也取得很好的效果。表演结束后,主持人邀请来宾发言。顿时提问题的、发表意见的、一个接一个,场面非常热闹,主要讨论了三个问题:一是舞蹈的民族特色的辨认,舞蹈在普通教育中能担任的角色,如苏格兰民间舞蹈的现代文化活动中流传和发展的困难和有利条件。

会议的第二天共有七篇研究报告提呈。包括安白克理(Ann Buckley)的「评1907年一份爱尔兰音乐发展实地调查的研究报告」,保罗尼逊(Paul Nixon)「伦敦爱尔兰音乐面面观」,阿历山大(Sue Alexander)则报告了苏格兰东北部一个音乐协会的音乐与社会活动。柯登克诗(Garden Cox)报告的是他在纽芬兰对音乐发展的长期视察的研究結果。当天上午的四篇研究报告引起了很热烈的讨论。特别是安白克理和保罗尼逊的哪两篇。安白克理首先介绍那份由一位奧地利人鲁诺夫德里比诗(Rudolt Trebitsch)在一九七七年完成的民歌收集工作及其方法。德里比诗当时只对一八四五年前出生的歌手有兴趣。因为他认为在那年大饥荒后,许多人都离开爱尔兰。民歌因而失传,要寻求「真传」,只有求诸当时六十二岁以上的老人。安白克理对这种态度提出质疑,她认为一味寻求「原本」(0riginal versions)本身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音乐学者应该更进一步分析音乐的社会文化背景,探究其产生、发展、及所起的影响。安白克理认为缺乏这方面的深入审查研究,一味录音,盲目地收搜民间音乐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当天下午两位来自尼日利亚的青年者阿助比基依非努(Azubike Ifionu)和李察奥刚富(Richard Akafor)提呈了两篇关于依布音乐(Igbo music)的研究报告。特别引起与会者很大兴趣的是李察的那篇「燕谷依吡叻(Egwu Eikpili)——依布社会的歌手」。尼日利亚是亚非最大的国家,大约比英国大四倍,有国土卅五万平方哩。尼日利亚有二百多种语言,其中运用最广的是哈乌沙(Hausa)、约鲁巴(Y」oruba)、和依布(Igbo)。李察的报告便是运用依布语的社区里歌手在社会上扮演的角色。在很多社会里,歌手的社会地位很低。他们也许被看成是为娱乐他人而生活的人,甚至被斗做「卖唱的」。但是在依布社区里,歌手不但是为人们提一供娱乐的人,他还是受人尊敬,以他对语言、音乐掌握的高强能力来表达人们社会价值观念的艺术家。在乐器的运用上,他是不受拘束的,用鼓或其他容易操作的乐器较为普遍。近来因|为受西方的影响,用六弦琴(guitar)的越采越多。李察指出,歌手通常在节日或凶吉仪典上演唱。他必须随机应变地想出适当的唱词。在喜庆上,他要幽默刁皮,在丧事里,要严肃沉重。依布歌手和在华人社会里唸经的道士们有完全不同的社会功用。道士们唸的是千遍一律的经文,是一种不能随意更改一的仪典。依布歌手往往在他们诗歌般的、戏刷化的歌曲里,抒一发个人感情,甚至以比喻的手法对社会提出批评。李察引用了一二个生动的例子说明歌手们在他们的歌曲里具有的感染力,他的这篇报告引起许多来自城市的与会者很大的兴趣。在讨论过程中,贝克金教授做了很重要的补充,要更深一层了解音乐演奏者和社会的关系,必须调查几个问题:

(一)谁表演?谁欣赏?表演者和那些社会集团有怎么样的关系?观众又是来自社会的哪一个角落。

(二)表演的场合,情况怎么样间接的或直接的影响表演者的音乐结构?他们的即兴表演(improvization)是怎么样受到观众的反应影响的!

(三)表演者对传统节目的态度如何?他们怎么样编新节目。

晚餐过后,主持人又催促大家进了当天的第三组节目,题演讲,题目是「兰邦的动作纪录法」(「Laban’s Movement Notation),演讲者是颇有名气的舞蹈史学者罗德里克兰加。目前在西方比较广泛运用的舞蹈纪录方法有两种,一是兰邦纪录法,一是贝尼诗纪录法(Benish notation)「有人把它们译成「兰邦舞谱」或「舞步连记教授法」或「舞蹈速记法都是不恰当的。因为两者的用途不单单限于舞蹈方面。在医学上,在工业设计上和体育教育上,兰邦的动作纪录法和贝尼诗纪录法都大有用途。其次是「速记」这两个字,非常误导。因为不论是「兰邦」或「贝尼诗」,在纪录下动作的动向前,必须精确的分析肢体在空间的准确位置。「兰邦」还要了解重力移动的情况,才能下笔,因此实在「速记」不得。正如搞音乐的要把一部交响乐曲记成乐谱一样,舞蹈纪录是很繁重硝碎的工作。一出 「天鹅湖」,要花上专业糿录员百多个工作日才能完成呢。

兰邦是现代舞蹈史上极重要的人物之一。早年在巴黎学美术、戏剧和舞蹈。在1 9 0 7年至1 9 1 0期间,在德国和奥|地利的许多城市表演。在1 9 1 0年布慕尼黑成立了舞蹈学校。在第一次大战月问他跑到苏黎兹和阿斯格那(Ascona)去。战后他又到德国,往返於纽仑堡和斯图特加之间教学。在1923年至1925年之间,他成为汉堡歌剧院的芭蕾编导,并在同年到乌兹堡去开设编舞学院。从1930年到1934年期间,受聘于柏林歌剧院。两年后又为在柏林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设计千人舞蹈。后来因为大战爆发,他不得不离开德国。英国成为他晚年工作和定居的地方。

兰邦的动作纪录方法是在空间和时间两种因素的基础上建立了起来。它用抽象的符号逻辑性地代表了动作在一定空间内连续性的变化。兰邦以符号形状来表示空间的差异,方向的差异。以画在符号上面的线条纹理来代表不同的水平面。它最大的优点是能让读者看到动作在空间连续性的进程。而不像其他许多不完整的系统一样,停留在描绘停止的姿势上,然后再加上一些文字说明或附加符号。在本地看到的舞蹈脚本,大多属于这一类。虽然这些脚本还附上舞台平面图,又有全身的舞姿或造型。动|作与动作之间的连贯或一个舞蹈动作的完成的过程,主要还是依赖文字说明。这些文字说明不一定能清清楚楚完完整整地向读者交代好。

学习兰邦的动作纪录方法的最大好处是可以触及许多其他文化的舞蹈资料。自从1957年德国里德斯登科学院主持的「舞蹈纪录与民间舞蹈研究研讨会」通过的兰邦的动作纪录方法为国际性的纪录方法以来,许多舞蹈学者、民俗学者以及大学研究结构,都采用这个系统,纪录了无数宝贵的舞蹈资料。像学习外语一样,掌握了兰邦的动作纪录方法的人,可以直接阅读大量已经存在,而且在继续扩充的世界舞蹈文库。

罗德里克兰加在会上扼要地介绍了兰邦的动作纪录方法及在舞蹈纪录、医学及人类学实地调查上的运用。我在会议上提呈的研究报告是「华族舞蹈在新加坡生活上的运用」,探讨了华族舞蹈在教育、表演艺术、社会生活等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介绍了传统舞蹈在现代社会不可避免的演变情况。

在会议期间,主办者还安排了参观节目。让与会者有机会看到皇家苏格兰博物院丰富的收藏品。对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学者来说,最大的收获还是学术上的交流和面对面的接触与交换经验。对文化人类学者、音乐舞蹈学者来说,这个研讨会是个大丰收。因为它包罗了来自不同文化区的许多研究成果。在不同学的术摸索过程上,大家实在有许多东西值得交换。

明年八月初,国际民间音乐理事会的第二十五届研讨会。在挪威首都奧斯罗(Oslo)隆重召开。明年的三个主题是:

一,国外的和当地的学者在研究上的合作。

二,影响声乐技木的社会因素、美学因素和生理因素。

三,对个別民间音乐家深入研究的价值。

大会也将安排一系列的圆桌会议,讨论民间音乐在教育上的运用,八十年代学习民间音乐的意义与目的等等。希望届时有更多东方学者出席,在世界音乐学术界提出新的研究成果。我一定要努力,争取下一个参加国际会议的机会。

写于1978年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0 / 5. 点赞数: 0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