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父亲的手术

父亲的手术

     回家过年是美欣临时作出的决定。她是父母晚年得的女儿,备受疼爱。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乡过年了。

去机场的路上,吉峰一直在微信上发信息给她,从猫屎咖啡、贸易战到梵高的星空,两人聊了一路。吉峰和美欣六个月前认识,吉峰和几个哥们来狮城旅游时迷了路,美欣刚好去看朋友路过那里,就把他们一行几人带了过去。晚上在餐馆和朋友吃饭又遇到他们这拨人,感慨机缘巧合就彼此加了微信。

自从加了微信两人每天都会聊上一阵,发现生命中有很多交集,每天聊不完的天,过了一个月就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这次回家的决定也是吉峰帮美欣做出的。吉峰所居住的京城离美欣父母生活的潍城不远。

美欣父亲几个月前刚刚做了动脉支架手术,却不成功,美欣很苦恼。吉峰常开导美欣,吉峰说他在医院工作,可以帮忙。

       凌晨一点的飞机,到三点才起飞,等到了潍城机场已经是上午的九点。 刚进小区门口美欣就听见母亲大声叫她的乳名,父母都七十开外了,自从确珍了动脉栓塞父亲早就步履蹒跚,现在却正脚步急促地向她的方向赶过来。

    美欣父亲被诊断出动脉栓塞已经有好几年了,前几年都是靠打点滴扩充血管来缓解疼痛。去年刚刚入秋父亲就发现他的小脚趾疼的愈加厉害,自己悄悄去打了几组点滴,疼痛却没有缓解。

     一天晚上,父亲疼得又睡不着觉,先在小房间躺下,疼到半夜移到大房间,最后又移到客厅,美欣妈妈晚上起夜,赫然发现美欣父亲坐在沙发上睁大了惺忪的睡眼在叹气。第二天晚上紧急召开家庭会议,议题是父亲的睡眠问题。父亲才说现在小脚趾和整个小腿疼得每晚无法入睡,兄弟姐妹和美欣在微信群里为了这件事情讨论了好几次,最后决定去京城做手术。离得近,后期跟进方便,103医院动脉栓塞手术在全世界都比较权威。

      一行人到了京城才发现, 103医院需要网上预约看医生,即使约到了看医生,排队做手术也得等上几个月。美欣那个时候还不认识吉峰,忽然想起有个高中同学在京城公安局工作,打了个电话过去,同学立马答应去疏通各个关节。

       很快就接到了住院的通知,主刀医生是103医院的高级主任医师,美欣家人大喜。来京城之前,亲戚都说做手术要给红包,他们就悄悄问同病房的病人,同病房的病人是航空部的一个研究员,弟弟是方圆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上周右腿刚做了静脉曲张手术,研究员头摇的像拨浪鼓说:“不用给不用给,国家早三令五申不能给医生包红包。况且就算你敢给,医生也不敢收啊!我们就没给红包,你看看现在恢复的多好,周三我就出院了。”

        他的弟弟在旁边笑了笑,欲言又止。

       家人去给父亲打饭的时候浏览了一下布告栏,果然那些主任医生,副主任医生,麻醉师签过字的保证书都贴在那里,写明了不收取病人的一分钱,布告栏里还有举报收红包医生的热线电话。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就不包红包了,不能让医生为难,并感慨还是京城的医风医德好。

       手术那天,外面的大屏幕上显示着里面患者的名字,他们的手术房号码和他们现在的状态,美欣家人迟迟看不到父亲的名字出现,过了一会一个医生探出头来,他戴着口罩,问谁是XX的家属,家人马上应道:”是我们,是我们。“

      “你们到旁边的小房间里来一下,有份文件需要病人家属签名。”

     美欣大哥二姐两人进去没多一会,刚才探头的医生就走进来,摘下口罩。这个医生看着也就三十出头,国字脸,单眼皮,浓浓的两道剑眉直插入鬓角。表情十分严肃地问:“你们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是他儿子,这是我妹妹,请问医生贵姓?我爸爸进手术室了吗?这个手术麻烦医生你给好好做。”美欣大哥焦急地看着医生,说出了一连串的话。

       医生不紧不慢地坐下来,放慢了语速:“理论上你父亲的手术能做,不过嘛,你们的父亲年纪有点大,有难度啊!”说完扫了他们兄妹一眼,继续说。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父亲只是动脉栓塞,这个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手术有些难度,如果医生临场发挥的好,病人和家属也配合,那就没有问题啊!”

      “我们肯定完全配合,既然都到医院来了,就一切都听医生的。”大哥和二姐几乎异口同声地连忙表态。

医生眨了眨小眼睛,加重口气说:“你们家属知道您父亲心脏和肾脏功能都不太好?等一下打麻药的剂量和手术对他的身体的关系都很大,你们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大哥和二姐面面相觑,二姐问:“这个关系有多大?”

    “这个可不好说,没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未知数,我给不了答案。你们家属要不要研究一下?” 医生停顿,凝视兄妹,又眨了一下眼睛。

         “我们不研究了,我们相信医生。”

        “这样啊,如果家属没有任何疑问那就请在这份文件上签名,如果有任何意外发生,手术无法进行或者手术不成功,病人和家属需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医生表情凝重。

       大哥急了:“医生,怎么会手术不成功,你刚才也说现在医学发达。”

      医生接话说:“凡事都有偶然和必然性,我刚才说过了要看医生现场的发挥,反正主刀医生是我们院里最权威的医生,如果病人不配合,成功不成功还真不好说。”

     二姐说,“签吧,已经箭在弦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兄妹二人签了字,医生接过文件,没再看兄妹二人,直接出去了。

       签了字,两个人走出小房间,二姐说:“我咋觉得心里七八个吊桶呢?咱真的不用给红包?”

      大哥斩钉截铁地说:“同病房的病人不是活生生的例子,那布告栏上的表白书可都是白纸黑字的,咱不能坏了规矩,让医生为难。”

       等待区的屏幕上显示父亲在打麻药,过了一会显示推进了第二手术室,又过了一会显示手术进行中……大约过了半小时,一个护士打开小窗口喊: “谁是XX的家属,医生和家属有话说。”

    大哥和二姐急忙挤到窗口:“我们是家属,病人怎么样了?有事可以和我们说。”

     “医生说,麻药在病人身上不起作用,手术过程中病人反应很激烈,手术无法继续进行,请家属准备推病人回病房。”

      兄妹正想再问点什么,小窗口已经关上了。

      父亲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十分虚弱,两人赶紧把父亲推回病房。同病房的人看见了赶紧帮忙把老爷子扶到病床上。

        “手术这么快就结束了?”

       哥哥哭丧着脸说,“没有做呢,医生说我爸打了麻药反应太激烈,不敢做。你看看这是哪门子事啊,麻药也打了,罪也遭了。”

       同病房患者的弟弟问道:“手术前医生没有对你们说点什么?”

       “说了,说了,还让我们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说我父亲年纪大了,还说我爸有心脏病,肾脏功能也不太好,手术如果不成功,家属要承担责任。”

       患者弟弟大拇指和食指抿了抿,“这个给了多少?”

        “我们没给啊!不是不让给红包吗?”

         “那就难怪了啊!”患者弟弟一脸了然。

       第二天医院就通知美欣大哥和二姐,说床位紧张,催促兄妹赶快办理出院手续。

        兄妹就私下商量好了,对谁都不能提红包的事,就说父亲对麻药反应太剧烈。

        知道手术不成功的消息,远在狮城的美欣开始坐立不安,恨不得马上飞回去看看父亲。在微信上和吉峰聊起,吉峰说:“你过年回来吧,我有空,正好去看看未来的岳丈大人。”

       吉峰来的那天是大年初二,开了宝马车过来,郑重又紧张的样子。他给美欣一家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美欣在楼下等着他,几个月不见,两个人说不完的话。提东西上楼,大哥应声打开了门,二姐和二姐夫都跟在了后面,国字脸,单眼皮,浓浓的两道剑眉直插入鬓角,大哥呆住了,结结巴巴地问:“你就是吉峰?”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5 / 5. 点赞数: 3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苑会梅

苑会梅,笔名:慧梅。出生于黑龙江,就读于南京大学环境学院,现旅居新加坡。一直喜欢阅读和创作,偶有小说,诗歌,散文发表于《南京大学校报》,《黑龙江日报》,《新华文学》,《海外文学》,《千岛日报》、《齐鲁文学》,《新加坡诗刊》,《南北作家》,《作家新视野》以及各网络公众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