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玫瑰》

嘉琪生日那天又收到了一束鲜花,又是黄色的玫瑰99朵。只有贺卡,没有署名,像去年一样,只能看出花又是从NOEL花店订的。

办公室的人都把眼睛瞄向了Jack,他喜欢嘉琪,没有公开却是尽人皆知的秘密,May冲他挤挤眼。

“今年的玫瑰花颜色比较娇艳。”

“不是我,不是我,你们干嘛看我?”Jack笑意盈盈地马上争辩着说。

“我的生日是下个周二,Jack,下周二,我喜欢蓝色的风信子。”Kat打趣道。

Jack到这家公司两年了,爸爸开了一家很大的印刷公司,公司里的信封,信纸,收据,发票都是他爸爸公司帮忙制作的。他老爸一个月来这里的办公室一次,每次都说是去见顾客正好路过,一定顺便带来咖啡,奶茶,各种甜甜圈给大家做下午茶。Jack这点遗传了他老爸,也很会做人。

有句老话,书读得好,不如做事做得好,做事做的好,不如做人做得好,说的就是Jack。他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料,小学毕业就去一个ITE学酒店管理,好不容易对付毕业了,却找不到工作。去他爸爸的公司做了几天,被老爸给赶了出来。

“书读不好,做事也做不好。”就常常被爸爸挂在嘴头上。可是Jack也有优点嘴甜,脾气好,在爸爸眼里一名不问,在妈妈眼里可是个宝。Jack还有一个哥哥,大学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家里的公司帮忙打点一切,既做市场销售也做采购。这几年家里生意如火如荼。

Jack到这间公司的这两年,主要帮忙处理顾客的订单,他经常一边看邮件,一边听电话,一边玩手机上的游戏。May最怕深更半夜接到电话,那肯定是订单又搞错了,May对他一直很头疼,有一天实在忍受不下去了,就和HR摊牌,HR女孩子平时没少得到Jack的好处,就制定了一个90天的改进计划,让May给他培训,并要May一周递交一次改进报告。

May对HR说,你知道吧,你能把一头牛牵到河边,却无法让牛喝一口水,我就是牵牛的人,Jack就是牛。

HR的女孩子眨巴着大眼睛说, “他现在比刚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改进的,咱们都是一个小集体,互相帮忙吧!办法还是有的,你看看他目前工作主要问题出在哪里,咱们一步一步改进。”

“2+3=7,这样的问题应该是小学老师管的,我实在没有办法教导,要不你来管管?”May有点不客气了,看HR笑嘻嘻的样子也只好叹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因为是嘉琪的生日,午餐时间大家就提议去吃大餐,其他人都早早上了May的车,只有嘉琪和Jack落单。Jack开了他的跑车载嘉琪到餐馆的时候,大家就起哄,特地把里面相邻的位置让给了他俩。

“我们今天玩真心话冒险游戏。”HR的女孩提议道, “我们总共6个人,规则我再讲一遍,我们掷骰子分胜负,输的人要在真心话和大冒险中选一项接收惩罚。赢的人问输的人一个问题,输家必须老实回答,不能说假话。”

大家都拍手赞成,第一轮嘉琪输了,大家问她:

“近一个星期内最让你开心的事是什么?”嘉琪怀里抱着那束黄玫瑰,低头不语,娇羞的脸庞比玫瑰更动人,答案赫然就写在脸上。

大家放过了嘉琪继续玩,这次输的是Jack,“假如可以选择世界上任何人,你希望邀请谁共进晚餐?”May帮着大家发问了。

Jack脸有点微微泛红了,坏笑着说 “当然是和你们大家。”

“只能是单数,不能用复数。”

“那就是我哥,我正好有事情要请教。”Jack 马上接口道。

大家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觉得扫兴,就继续玩。

“你在生活中有什么比较特殊的癖好?”

“如果你今天是你生命中最后一天,而且无法与外界联系,你最遗憾还没有告诉别人什么事?”。

“如果让你形容自己会用哪三个词语?”

“和异性发生过最暧昧的事情。”

刚巧输的都是其他几个人,Jack和嘉琪免不了有四目相对的时候,都彼此微笑一下,迅速低下了头。

回到办公室,假如可以选择世界上任何人,你希望邀请谁共进晚餐?这句话一直萦绕在Jack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发了一个短信给嘉琪,今晚可以一起共进晚餐吗?短信那头没有回复,等到快下班的时候,嘉琪回复了信息,我在公司外面的加油站等你。

Jack驾了车刚进加油站,就看到穿了一身枣红色丝绸连衣裙的嘉琪,领口是一圈小小的白色玫瑰花,裙裾垂到脚面,十分优雅迷人。

吃饭的地点选在莱佛士72层旋转餐厅,滨海湾的美景一览无余,柔和的音乐,精致的美食,窗外的璀璨灯光总是让人说傻话。

嘉琪先开口了,“谢谢你送的玫瑰花,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黄玫瑰。”

Jack刚想申辩什么,看到嘉琪两眼的脉脉深情,只好满含深情地凝视着眼前的美人,“你喜欢就好,如果喜欢以后每年我都送你一束。”

Jack把手轻轻地搭在了嘉琪的手上,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晚上把嘉琪送回家,哥哥看到弟弟春风得意的样子,逼问他有什么喜事。

Jack就一五一十的和哥哥说起这件事,哥哥拍着手掌赞道,追女孩子有一套啊。Jack忙申辩道,我没有那么浪漫,花不是我送的,不过我喜欢嘉琪倒是真的,现在终于确定恋爱关系,可以领来见父母了。

嘉琪见Jack的父母是他们晚餐后的一个月,Jack父母提议嘉琪来公司帮忙负责人事部和财务部的事情。嘉琪顺利地进入了家族公司,过了三个月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有一天哥哥忽然对弟弟说,你马上要抱得美人归了,就不担心情敌?弟弟纳闷,哥哥说:“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在给嘉琪送花?谁是你的竞争对手?”

Jack拨通了Noel的电话,

“小姐,我四个月前为嘉琪小姐订了一束花,好像还没有收到账单。”

“先生,请问你有订单号码吗?”

“我忘记了,只有送货时间和地址。”

“先生等一等,我帮你查一下,先生这个订单已经付过款了?”

“付过款了?我可以知道是用哪个银行卡付的款吗?”

“先生,是OCBC的信用卡,持卡人是嘉琪小姐。”

Jack放下电话,长长舒了一口气。

凝视着墙上他和嘉琪的结婚照,嘉琪的头发上别了一朵黄色的玫瑰,玫瑰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很灿烂。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3.3 / 5. 点赞数: 4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苑会梅

苑会梅,笔名:慧梅。出生于黑龙江,就读于南京大学环境学院,现旅居新加坡。一直喜欢阅读和创作,偶有小说,诗歌,散文发表于《南京大学校报》,《黑龙江日报》,《新华文学》,《海外文学》,《千岛日报》、《齐鲁文学》,《新加坡诗刊》,《南北作家》,《作家新视野》以及各网络公众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