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萤火虫之名】 林得楠

诗的记忆,从灯火开始,以萤火延续。
光,有亮度无形状,诗也是。
点灯,是为了在黑暗中看见灯;写诗,是为了在黑暗中看见自己。
我年少开始爱上诗,写诗是我的情感的自然流露,不刻意,就如我不刻意成长一样,诗在我的精神生活中可说是一种成长的自然动作。
我深信,诗无所不在,因为情感无所不在。
我也相信,诗的形成是一种感动的过程。而感动的过程是一种成长的过程。
我写诗,就是为了书写自己,感动自己,感动外界。越感动,越成长。成长到了极致,必将回归萤火的最初。
我写诗,是为了用超越直觉的文字,用超越时空的梦想,用超越自然的意象,用超越文字的诗情,把自己精神和情感存档、分享、流传。流传到未知的时空,必将是生命的延续。
因为生命会枯萎,诗不会。诗可以穿越时空。
*
对背影,我情有独钟,也期待回眸。写诗,是我对人情事的回眸。
在低头的年代,人类最需要的不只是抬头,也需要回眸。回眸是神奇的,它让我看到了诗的影踪。即使诗是无形的。
中年回眸,我看到了树。少年的树,青年的树,壮年的树,都在我的诗中出现。从少年到壮年,我的诗不断地出现了树,不是刻意,而是因为我的回眸,看到了一片树林。
年少时以“牧汉林”为笔名,即希望自己是一片能够牧放汉字的树林。现在仍是这样地希望着。希望无拘束地牧放心灵的汉字,无束缚,无围栏。
*
我的最新诗集《如果还有萤火虫》于2017年年底面世,距离我的《梦见诗》已12年。
以萤火虫之名,继续梦见诗,是为了谨记初心,回归本性,追求抒情的真、人性的善、意境的美。

     您点赞,给我们带来动力

     平均点赞数: 4.5 / 5.   点赞数: 2

     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

分享至:

林得楠

林得楠,新加坡作家协会会长(2016-),新加坡出版社玲子传媒执行董事兼总编辑, 少年时期开始发表诗作。2001年获得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主办金笔奖华文诗歌组第二名,2003年获得金笔奖第一名;1991年出版诗帖《怀念小灯笼》,2005年出版诗集《梦见诗》(新加坡文学奖2007入围作品),2017年推出《如果还有萤火虫》 彩色诗集(新加坡文学奖2018入围作品)。林得楠也从事儿童文学创作,曾以“喊喊哥哥”为笔名主持儿童信箱长达十年,是多部儿童绘本的撰稿人。